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厉神医!

    李襄韵浑身一震,面露欣喜。

    可旋即又敛了喜色,疑惑开口:“庄大夫人呢?为何让你过来传话,自己不来?”

    “他此刻就在清水楼守着,说是难得遇见,恐对方走了,所以守在那里,让我赶快过来通知姑娘。”

    李襄韵闻言便没做声了。

    虽心中还存着几分戒备,但却也不敢耽搁,如此人所说,厉神医这种人物,的确难得遇见,错过了这个村就真的没那个店了。

    这是救卞惊寒唯一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眼睛看不到实在是不方便,但,这种事情又必须她亲力亲为才行,且不说,厉神医那种怪僻性子,管深薛富他们必然搞不定,就说这一份救卞惊寒的功劳,她也不能给了别人去得。

    所以,本还想着让吕言意那个女人一起,她当即打消念头,而让那个女人单独在房里守着卞惊寒,她也不愿意。

    最终决定不跟那个女人声张。

    “会写字吗?”她问向男孩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写字你学医啊?”李襄韵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只是给庄大夫打打下手。”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李襄韵走回到桌边,摸索着铺开一张纸,又摸索着拿起笔,让男孩将砚池里加了点水,粗略地磨了磨,她便蘸了落笔。

    【我去清水楼会厉神医去了———李】

    她要告诉管深他们自己去哪里了,免得他们担心,毕竟她现在是个瞎子,她突然不见了,他们必定会找她。

    另外一层用意,也是最主要的用意,当然是为了自保。

    毕竟不是庄大夫自己来的,此男孩她不识,心里多少存了几分戒备,若真有个什么事,管深他们也知道她在何处。

    将字条放到管深房间的桌上压着,她关好两间厢房的门,便在男孩的搀扶下出了客栈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看着李襄韵在小男孩的搀扶下上了马车,马车缓缓驶离,弦音自客栈门口的大树后走出。

    是,小男孩是她花银子找的,就是街边的小乞丐。

    什么厉神医在清水楼跟人家喝茶谈生意,都是她瞎编的。

    她让小男孩装作庄大夫的弟子去找李襄韵,并带着李襄韵去清水楼,然后想办法抽身就行,反正李襄韵眼睛看不到,想脱身简单。

    报酬丰厚,小男孩自是欣然得很。

    她如此做的目的,只是想将李襄韵支走,她要给卞惊寒食解药,正好管深和薛富他们也不在,是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之所以趁大家都不在的时候做这件事,是因为她有她的打算。

    她不想让人知道解药是她弄来的,也不想让人知道她也中了裂迟,她只想将卞惊寒救过来,从此跟他互不相欠,桥归桥路归路。

    若是让卞惊寒知道是她救的,还是通过这种方式救的,怕是她也走不了,他们两个还要继续纠缠下去。

    不能再这样了!

    她不属于这里,她也不能接受这古代男人的三妻四妾,她更不是会做小三的那种女人。

    何况,她还中着裂迟,她要去寻厉神医,她要去找活路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