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本宫要如何信你?换句话说,你如何让本宫相信,你不是为了骗本宫的解药才说这些,解药一旦到手就又没有后续的人?毕竟大楚距我午国说远不远,却也不近,本宫到时鞭长莫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,殿下可以给我食下毒药,当然不是裂迟这种,是那种周期长的,平素就跟正常人一样,但是,半年,或者一年必须食一次解药,不食就会毒发的那种毒药,我若不遵守诺言,或者背叛殿下,殿下就不给我解药,让我毒发身亡。”

    她想过了,像秦羌这样的男人,不给他来点狠的,不给他吃定心丸,他是绝对不会轻易相信她的。

    反正当务之急是拿到裂迟的解药,至于那什么半年一年发作的毒下便下吧,后面再想办法解决。

    先解决火烧眉毛的问题。

    果然,秦羌面露意外,意外她主动让他荼毒。

    缓缓踱步,绕着她边上,似是在思忖考虑,片刻之后,脚步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本宫所用之人都是能人,你进个书房都能让自己中毒,让本宫如何相信你的能力?本宫的用人原则是,无用之人,不如不用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尼玛,进个书房都能让自己中毒,你不想方设法荼毒,我能中毒?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过人之处吗?你有什么地方值得本宫甘愿赦免你擅闯之罪,以及偷看之罪,还将解药赐给你?”

    弦音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看来今日不放大招,这个男人是不会将解药给她了。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她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跪得太久,脚都跪麻了,又起得太急,她膝盖一软,差点跌回去,她一把攥了边上秦义的衣袍才稳住自己。

    秦义敛了几分眸光,面色也冷肃了几分,似是没想到她不经他同意就妄自起身,也没想到她还胆敢攥他衣袍。

    正欲说话,弦音已松了手,并往边上迈开一步,闭眼、展臂......

    秦义莫名,不知她意欲何为,以为她要施展什么武功,戒备地凝着她,并不动声色地跟她拉开了一些距离。

    却蓦地见面前的女子身形一矮,不对,不是一矮,而是骤然一小,成了一个孩童,秦义猝不及防,被这突如其来的惊悚一幕,吓得连退了好几步,腰背撞上身后的桌子,他连忙伸手扶住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他一脸震惊,也一脸惊惧地看着女子。

    刚准备问她是何方妖孽,又见女子骤然一大,恢复了原貌,并眸色痛苦,捂住自己心口的同时,呕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秦义完全傻眼了,完全回不过神,就撑着桌边半站半倚在那里,一副被施了定身术的样子。

    弦音喘息,干脆扯了已经被血污得不成样子的面巾,反正缩骨都让这个男人看到了,也不在乎他看到她的容貌。

    当女子似雪的肌肤、如画的眉目、美丽的五官入眼,秦义眸光微微一敛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吓到殿下了,殿下也看到了,我会缩骨,这对我今后为殿下办事肯定会带来许多便利,不知在殿下眼里,这算不算过人之处?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