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心里冷哼。

    尼玛,真会装!

    “是未提这些,但是信上所写,已然说明八爷跟大楚太子卞惊卓之间的关系,他们就是盟友,说实在的,若没看到这封信,我还不知八爷竟是这般看似无害,实则心机深沉之人,如此想来,他被贬为庶人,也不过是龙行浅滩、韬光养晦而已。”

    秦义啊秦义,对不住了,背后瞎说你的坏话,实属无奈,我只能顺着这个男人的意思走,才能弄到解药,实在对不住了,几时赔你几两银子哈。

    想想这个男人也真是可怕,亏秦义还说他如何刀子嘴豆腐心,如何对他们好。

    连他这样一个已经贬为庶人,对自己没有任何威胁的弟弟都不放过,还是人吗?

    就算有什么个人恩怨,那也是自己的弟弟啊。

    秦羌看着她,眸色转深。

    “那你准备如何处理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我已将信上内容告之三王爷卞惊寒,他会处理的,他此次前来午国,就是秘密调查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信吗?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信?我都为此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,都要中毒身亡了。”

    秦羌“嗯”了声,挑挑眉尖。

    静默了片刻,他起身站起,踱了两步来到她的跟前,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,你又以什么立场来跟本宫求解药?你擅入本宫书房,偷看本宫书信,本宫为何还要将解药赐你?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,本宫并未做错什么吧?书房严禁入内门口已明确标明,本宫在门栓上荼毒,防擅入者、防窃贼,也无可厚非,别说你是大楚十一王爷的人,就算你是大楚公主,本宫也占着理儿吧?”

    “殿下自然占理,错的都是我,只是事到如今,错已铸成,已无回头之路,我不想死,昨日卞惊寒给我请过大夫,大夫也给我开了药,可那都是治标不治本的,只能延长些时日而已,救不了我的命,能救我的,只有殿下了。”

    她也是昨夜静下来后才想起来,薛富就那样大明大白去药铺抓药和买药壶,管深就这样堂而皇之去跟掌柜借炭炉煎药,她自己也去了一趟药铺,难保客栈周遭没有这个男人的人在。

    所以,她此刻故意提一提,就算昨日被他的人看到他们去药铺,那也是给她抓药,而不是卞惊寒。

    见秦羌不做声,她又继续求他。

    “恳请殿下能看在我也是忠心为主的份上能饶过我这回,而且,我也定会报答殿下此次的不杀之恩,日后只要殿下需要,我就是殿下的人,可以在大楚那边给殿下收集殿下想要的信息,只要不是对十一王爷不利的,跟十一王爷没有冲突的,所有事我都愿意帮殿下去做。”

    秦羌轻嗤:“倒还真是一个忠心为主的人。”

    弦音没做声。

    她必须塑造这样的形象,任何主子,要的都是下人的忠诚,今日她能背叛十一王爷,明日她就能背叛他,同样的道理,今日她对十一王爷死忠,明日她就也会对他死忠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