翌日清晨

    太子府门前,豪华车驾缓缓停下。

    有人负责方踏脚凳,有人负责打帘,一身朝服的秦羌躬身而出,白底黑面祥云靴一踩踏脚凳,轻盈落地。

    正轻提袍角,准备拾级而上,一道女声骤然响起:“太子殿下请留步!”

    是弦音。

    她自一棵树后走出,作势就要上前,被边上的府兵大刀长剑地拦住。

    见到是她,秦羌有丝丝意外,放了手中袍角,转回身,扬袖示意府兵退下,眼梢轻掠看了看左右:“老八没跟吕姑娘一起?”

    府兵散去,弦音便拾步走至秦羌面前,对他略略一鞠躬施礼,“我没跟八爷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那吕姑娘是......”秦羌本就高大,又站在上一个台阶上,居高临下地垂目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找太子殿下的,有要事相商。”

    “要事?”秦羌指指她,又指指自己,“我们吗?”

    “是,我们,我一直在等着殿下下朝回府,殿下不让我进去说吗?”

    秦义看着她,微微眯起的狭长凤目中带着几分陌生,几分探究,还带着几分兴致,蓦一转身,他扬手:“请!”

    弦音发现,这个男人其实也长得特别好看,跟秦义长得有几分相像,但是,五官轮廓比秦义冷峻,也比秦义凌厉,就是这份冷峻和凌厉,让他有种不怒自威的味道,当然,也给人一种阴冷深沉的味道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进了府,秦羌直接将她带到了一间豪华小客厅,身上的朝服也未去换下,就跟她谈起了“要事”。

    “不知吕姑娘想要商量什么?是关于老八吗?还是......”

    弦音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地上:“我中了殿下书房里的裂迟,前来恳请殿下赐我解药!”

    秦羌被她突如其来的举措吓了一跳,颇感震惊和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弦音颔首:“是!”

    秦羌看了看她,依旧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弦音撩起一截自己的衣袖,将露出的手腕朝秦羌面前一伸:“那毒发作过,脉搏应该探得出来吧?如果探不出来也没关系,反正一个时辰会发作一次,殿下也可以等等看。”

    秦羌微微眯了眸子。

    弦音抬眼对上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【真的是这个女人吗?不应该是卞惊寒吗?】

    刚读完这句,弦音就感觉到心口骤然一痛,一股腥甜从胃里直直往喉咙里一冲,她张嘴,一股血泉喷溅出来,若不是有面巾所挡,肯定直接喷在了秦羌身上。

    似是没想到她突然这样,秦羌拢眉,握起她的手腕,探上她的脉搏。

    弦音眸光敛了敛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果然深藏不露!

    她记得在秦义府里的那日,说到会医,大家都说七公主秦心柔会,却没有一个人说这个男人会,想必在外人眼里,他就是不会的。

    这也让她更加肯定了,此次卞惊澜之事,与大楚勾结的午国人,就是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御书房里同午国边防图一起失窃的,可不就是一本医书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怀孕?”

    修长的手指自她腕上拿开,秦羌冷声开口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