稍稍平静下来,李襄韵松了庄大夫的手,庄大夫叹息,又拿了笔墨开方子。

    恐瓷碗的碎片被谁不小心踩了伤到,管深去找了把扫帚和簸箕过来。

    薛富也将桌上的早已凉透的晚膳端走送下楼。

    庄大夫开好药方,递给管深:“去药铺抓这些药,三碗煎成一碗,每日一碗让李姑娘服下,大概七日,她的眼睛应该可以恢复。还有,王爷的血里已经侵入了毒素,你们尽量莫要触碰。”

    管深在扫地,放了扫帚准备去接药方,被弦音走过去伸手接了过来:“你扫地,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反正她也要去药铺买避子药,以及一些其他的药丸。

    因为卞惊寒中毒,她满脑子都是他的毒,全然忘了要去买避子药的事了,不同那日醉酒,今日她可是清清楚楚,卞惊寒的东西全部弄到了她里面。

    且不说,她从来就没想过在这古代要孩子,也不说,她跟他之间能不能有孩子,单说,他中了毒,她就不能怀上他的孩子,这种情况下的孩子,不是畸形,也一定不健康。

    好在药铺还没打烊。

    她将方子上的药抓了,又买了一粒十二个时辰有效的避子药,没用水就直接干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另外还用重金买了一粒能让不论是中毒之人,还是大病之人脉象暂时呈现正常假象的药丸,最后还千挑万选了一粒补血补气的药丸。(敲黑板、划重点,此处是伏笔,请孩纸们记住哈。)

    回到客栈,推门走进卞惊寒厢房的时候,厢房里就只剩李襄韵一人,哦,不对,还有躺在榻上的卞惊寒。

    李襄韵一人坐在桌边的烛火下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屋里已经收拾干净。

    大概是听到开门声,李襄韵回过头来:“是管深管家吗?”

    对上她毫无神采的双眸,弦音刚准备开口说,自己不是,对方又没给她机会,兀自继续道:“管深,我能这样直呼你的名字吧?还记着这枚鸢尾花的簪子吗?”

    弦音呼吸一滞,已到喉咙的话就生生给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李襄韵的话说得暧昧。

    难道管深与她之间有些不可言喻的故事,她这个时候开口合不合适?算不算撞破人家的秘密?对方会不会尴尬?

    一时想了许多。

    李襄韵的声音已再度传来:“我记得三爷送我这枚鸢尾花簪子的时候,你也在场的,他说以此簪为证,日后要娶我做王妃。”

    弦音眼帘一颤。

    原来不是管深,是卞惊寒送的!

    看着李襄韵手里把玩着的一枚鸢尾花簪子,她想起,三王府的府花可不就是鸢尾花。

    一时间有些恍神。

    李襄韵不知想到什么,轻笑了一声,又将她的思绪给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那时我还小,高兴坏了,也吓坏了,毕竟,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爷,他那么尊贵,那么优秀,而我,只是一个奶娘的女儿,我们之间的差距何止云泥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觉得自己没有资格,可我又好想站在他的左右,我娘让我勇敢一点,她跟我说,这世上最幸福的事情,不就是你喜欢他,他也正好喜欢你,两情相悦吗?我觉得我娘说得很对,易求无价宝、难得有情郎,我应该珍惜他这份难得的爱才对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