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似是没想到弦音会如此,李襄韵朝弦音看过来,弦音抿了唇,放下手中的折扇,伸手就去端碗。

    虽然她怕死得很,但是,却也不是不负责任之人,既然是她害卞惊寒如此,帮他试试药也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何况有庄大夫在旁,就算有个什么不好,也会及时救治。

    然,就在她的手刚碰到瓷碗,手臂猛地一重,紧接着她就被一股外力一扯,然后她的身子一轻,瞬间被甩出老远。

    完全猝不及防,她踉跄好几步依旧没能稳住身子,重重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抬眼,就看到桌边李襄韵正将手收回,然后非常平静地看着她,非常平静地说了一句:“轮不到你来。”

    弦音眼睫一颤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,李襄韵端起药碗,喝了两口,放下,拿出帕子揩了揩嘴角。

    弦音垂了垂眸,这才感觉到手臂疼,屁股疼,果然,有武功的人,就是不一样,就一个将人拉开的动作,都能将她甩出那么老远。

    管深和薛富都看着她,无人过来搀她,无意对上管深视线的那一刹那,她读到管深想过来扶,又不敢过来扶的矛盾心理。

    她笑笑,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李襄韵下起了逐客令:“你们都回房吧,我跟庄大夫留下就行,反正都杵在这里也都帮不上什么。”

    管深跟薛富互相看了看,没多话,一起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弦音其实很想留下来,看李襄韵试药的结果,如果没问题,卞惊寒服了那药会不会醒来,但是,她也不是不识趣之人,李襄韵方才那句“轮不到你来”,虽然没有一丝怒意,虽然非常平静,虽然甚是寻常,但是,对她来说,其实挺重的。

    看了床上卞惊寒一眼,她也出了厢房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再次来到这间厢房是半个时辰之后,她是被李襄韵摔碗的声音惊动的,因为一直密切关注着这边的动静,所以第一时间就听到了,而且对方动静也不小。

    不止她,管深和薛富亦是闻声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厢房里,李襄韵很激动,胸口起伏,拉着庄大夫的手:“我眼睛看不见不要紧,如今王爷怎么办,他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在他们二人脚边的地上,瓷碗的碎片到处都是,黑浓的汤汁也撒泼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不要问,三人都瞬间明白过来了一切。

    试药失败了!李襄韵的眼睛看不到了!

    三人震惊,弦音更是觉得一颗心瞬间被什么东西裹得死紧,呼吸都呼吸不过来。

    她凝眸看向李襄韵的眼,只见她眼眶红红,也不知是哭的,还是气的,亦或是急的,反正红得厉害,明明正对着烛火,可从她的眼里却看不到一丝光亮。

    弦音只觉得脚下一软。

    果然是瞎了。

    也难怪她会如此失控。

    凝眸刚想看看她的心里,陡然意识过来,一个瞎子如何能看到她的心里活动?

    而且,她也跟她一样,现在最关心的是,卞惊寒怎么办?

    如果不能阻止毒素的蔓延,延长他的时日,他是不是就只剩下两日的时间了?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