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如何?”李襄韵这才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姑娘也很清楚,既然是中毒,自然是必须有解药才行,所以,眼前我们的问题就是如何弄到解药?那首先要搞清楚的是,谁那里有解药?下毒者手上肯定有,但是,既然对方会下毒,自然也应该不会轻易给解药,故,此路不通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就直接说能行得通的办法!”李襄韵骤然起身,不耐地将他的话打断。

    弦音眼帘颤了颤。

    印象中,李襄韵是一个极度沉得住气的女人,哪怕方才知道她应该就是那个跟卞惊寒做鱼水之事的女人,也未对她有半句微词,甚至连个冷眼都没给她,可是此刻却是非常罕见地从凳子上暴跳起来了,可见她也是忧急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庄大夫连忙捡重点说:“江湖上有位厉神医,不知姑娘听说过没?”

    李襄韵“嗯”了一声,“略有耳闻,他有解药?”

    庄大夫点点头:“他应该有,传闻此裂迟之毒最初就是出自他手,不过传闻是真是假不得而已,但是,就算不是,以他的医术毒术,老夫以为,他也一定能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弦音心头一喜,与此同时,也看到李襄韵眸光一亮。

    “如何能找到他?”李襄韵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庄大夫面色瞬间就黯淡了下去,“这个就需要看缘分了,传闻他本是大楚人,却是在多国都置了宅子,午国也有,做着药材买卖,只不过,本人神龙见首不见尾,鲜少有人能见到他,就算见到他,他也基本不出手给人看病,江湖上就有传着,他多次见死不救的事迹,而他并不觉得这有何不妥,用他的话说,他是商人,不是医者。”

    李襄韵听完就不悦了:“能不能见到此人要看缘分,见到了,人家也基本不出手相救,那你说了那么多,不等于白说?”

    庄大夫:“.....”

    他也很无奈啊,他也没有办法啊。

    这时,薛富抓药回来了,管深也提了燃好的炭炉上来,李襄韵有些头疼地捏了捏自己的眉心,吩咐庄大夫:“快配药让他们煎了吧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药煎好,已是一个时辰以后,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薛富将屋里的灯点亮,觉得还不够亮,又去自己的厢房将灯台拿了过来,点上。

    小二送过来的晚膳,都摆在桌上,没有一个人动。

    管深用抹布包着药壶,将里面黑浓的汤汁倒进一个碗中,弦音见墙上挂着一把装饰的折扇,过去取了下来,扇着那碗热气腾腾的汤药,希望能尽快扇凉,尽快让卞惊寒服下。

    然,庄大夫还是有些顾虑。

    “此药老夫也是第一次配,因为用的是以毒攻毒的药理,所以这里面加了几味毒药,老夫有些担心,毕竟王爷的身子已经经不起一丝一毫的折腾了,所以我们用药就不可以有丁点的闪失,如果,有人先试药就好了,若是无碍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试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两道女声同时响起,虽话语不同,却是表达了相同的意愿。

    几人一震。

    出声之人,一个是弦音,一个是李襄韵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