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夫话落,全场震惊。

    犯了这方面的禁忌?

    所以,言下之意是,这个男人动情动欲了,还与人做了男女鱼水之事?

    薛富完全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管深惊错之余,第一个下意识地转眸看向弦音。

    而李襄韵就像是被闷头重击了一般,晕乎乎的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弦音更是如同五雷轰顶,错愕地瞪大了眼睛,耳边一直回荡着大夫最后的那句话:王爷之所以昏迷,就是因为犯了这方面的禁忌......

    所以,卞惊寒会毒情加重,以致昏迷,就是因为在太子府的杂物间里他们两人做了那个?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她完全接受不过来。

    所以,她本是想救他,结果却是害了他,是吗?

    恍惚间,感觉到有谁的目光深凝,她怔怔转眸,便看到李襄韵的眼、管深的视线,以及薛富一脸莫名,却还是循着他们两人朝她看过来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甚至都顾不上去读他们三人眼中的心里,也顾不上他们会如何去想,什么都顾不上,上前一把攥了大夫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那王爷还有救吗?”

    大夫看向落在自己衣袖上的手,蹙眉,弦音反应过来,连忙撤回,目光殷切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此毒老夫也没有解药。”

    弦音脚下一软,却又听得他道:“不过,老夫可以配些药暂缓毒性发作,只是,管不管用,老夫不敢保证,寻常之人肯定是可以的,但王爷中毒之后又犯了禁忌,所以......”

    “请庄大夫赶快配吧。”李襄韵忽然开了口。

    大夫自是领命,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走到桌边泼墨挥毫,开了一张单子出来,薛富去药铺抓药和买药壶,管深去楼下找掌柜的借煎药的炭炉。

    房中便只剩下大夫、李襄韵和弦音,以及昏迷的卞惊寒。

    “庄大夫,请实言,王爷还有多长时间?”李襄韵问。

    庄大夫低叹:“按照王爷的体魄,原则上至少也能坚持五到七日,不过现在......门.....姑娘也看到了,哎,最多两日吧,等会儿看配的药能不能再帮拖延几日?”

    李襄韵眼睛都红了,垂眸默了默,“那就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走到榻边方才弦音坐的那个凳子上坐下来,静静看着榻上的卞惊寒,一动不动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人家是如坐针毡,弦音觉得自己是如站针毡,心里面更是百般不是滋味,似乎自己站在那里不是,离开也不是,又没有什么自己能做的,更没有什么能帮的,反而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

    庄大夫自药箱里拿了一本医书在翻,一时间无一人说话,房间里静谧得厉害,只有他手下的书页翻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良久的沉默以后,李襄韵再度开了口:“庄大夫就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或建议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李襄韵都没有回头,依旧一瞬不瞬看着床榻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庄大夫闻言,放下手中的书,略略沉吟:“回姑娘话,此毒甚是稀罕,老夫医术有限,也别无他法,不过,建议的话,倒是有一个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