卞惊寒说想休息,弦音和管深一起将他扶到榻上躺下。

    躺好后,卞惊寒吩咐管深:“你内力耗损严重,回房去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看向弦音:“还有你,今日也累得不轻,也回房吧。”

    弦音心想,她什么都没做,什么忙都没帮,怎担得起这个累字,还累得不轻?忽的见他眸色深深地看着自己,眼底几丝兴味,她当即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汗,是说她在太子府杂物间里给累着了?

    她的确是被他折磨得够惨,若非强撑,都几乎要累晕过去,只是,这种事情是要这样挂在嘴边的吗?

    没理他,装没听懂。

    见管深行礼退了出去,她也转身,拾步走开,只不过,不是出去,而是走到房中的桌边,拂裙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休息吧,我就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中毒在身,留他一人,她不放心,若有个什么意外,身边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卞惊寒似是没想到她会如此,墨濯一般的眸子亮了亮,静默了片刻,唤她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弦音以为他需要她做什么,起身,刚准备上前,又听得他道:“凳子搬过来......”

    让她坐过去是吗?

    她本就不是矫情的人,何况也不是矫情的时候,她二话没说,就依言搬了张凳子过去,放在床边,拂裙坐下。

    “快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没有解药,先保存些体力总归是好的。

    他静静地看着她,忽然哑声问:“你一会儿会不会打瞌睡或者睡着?”

    弦音怔了怔,明白过来他的意思,摇摇头:“你放心休息吧,我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她是神经有些大条,却也不至于如此不知所谓,这样的时候,她怎么可能会睡着?

    “本王不放心,若本王有个什么意外或者紧急,你打瞌睡去了......”

    弦音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这还是那个高高在上、拒人以千里的三王爷卞惊寒吗?分明就是一个生病磨人的大男孩。

    而且,方才他不是都让她回房去了吗?现在做什么又怕她会打瞌睡?

    “我都说不会啦。”

    “可本王还是不放心,要不这样......”

    边说,卞惊寒边伸手握了她的手,也不管她同意不同意,径直五指一收,紧紧包裹住,放在被褥上,“这样本王有什么情况,手一动,你就知道了,就算你打瞌睡也没事。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看着被他握住的手,手背真切地感受着他掌心的干燥和温热,甚至都能感觉到他掌心薄茧的微砺,心湖里就像是忽然被投进了一粒小石子,一层一层涟漪荡开。

    她没有将手抽回,也什么都没说,就任由他握着。

    抬眸,正准备说让他安心去睡,见他早已经阖上了眼睛,浓密纤长的睫毛一动不动,似是已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才说一句话的功夫,他就......可见他一直在隐忍,一直在强撑。

    弦音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,一直觉得他铜墙铁壁一般,上天入地无所不能,从未见过这般虚弱的他,哪怕那夜在山洞,他昏死过去了,他都没现在这般让她动容。

    从袖中掏出一方帕子,她轻轻地、一点一点将他嘴角的血渍擦干净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