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李襄韵跟管深自是疑惑跟莫名,而卞惊寒当即冷了脸色,语气很不善地接道:“是不是要说你家秦义不可能?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都虚弱成那个样子,怼她的时候倒是中气十足。

    什么叫她家秦义?

    她上前两步:“让王爷失望了,我不是说他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微微一怔,弦音的声音继续:“既然王爷说,毒是涂抹在那封书信上的,说明,秦羌事先已做好了准备,已料到王爷会进书房,并料到王爷会看那封信,那,那封信上的内容就值得怀疑了,到底是真,还是只是秦羌想要王爷看到的而已?”

    李襄韵跟管深看着她,都没做声。

    卞惊寒面色转霁,唇角微微一勾:“接着说!”

    “而我认为后者的可能性居大,为何?因为王爷此次前来所为何事,并未向外透露,一直严格保密,以防引起两国之间的嫌隙,大楚那边也是未跟午国这边透露任何风声,这些都是王爷说的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鼻子里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弦音继续道:“既然如此,秦羌又是如何知道王爷为此事而来?又如何料到王爷会去书房寻找线索?只能说明一点,秦羌就是当事人之一,换句话说,午国这边的人,不是秦义,而是他,至于大楚那边,那就定然也不是太子了,而是另有其人,因为秦羌肯定不会出卖自己的盟友。”

    管深点点头,第一次觉得这个女人说的话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李襄韵依旧没吭声,看向卞惊寒。

    卞惊寒将身子朝后面椅背一靠,稍稍调息了片刻,开口:“不错,吕姑娘所言跟本王心中所想,基本一致。这也是本王对这封书信不设防的原因,门锁未碰、门栓未碰,书房里的东西,本王基本都未碰,就是以防有毒,独独觉得这封信不会有问题,秦羌千算万算,大概也未料到,本王虽中了毒,他却也因此暴露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眼梢一掠,瞥向弦音:“摊上秦义的事,你的脑子倒是转得快!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无语了一瞬,“王爷还是赶快想想身上的毒怎么办?秦羌之所以如此做,或许并不是他没想到自己会暴露,而是觉得反正碰了那封信都活不成,等同于灭口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当务之急是王爷身上的毒。”李襄韵也是急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本王封住了几个大穴,暂时阻止了毒素的蔓延,管深先试着用内力给本王驱驱看,看能否驱出来?”

    “好!”帮他管深自是没有二话。

    李襄韵想起什么,转身就往外走:“我们门里有一位大夫,医术高明,尤其擅长用毒解毒,人正好在午国,我联系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弦音眼睫动了动,自是知道她说的门,是拥寒门,心中又燃起一份希望。

    李襄韵走后,管深扶着卞惊寒起身,来到房中的一块蒲团上坐下。

    在给卞惊寒宽衣的时候,管深看向站在那里一直不走,也不动的弦音:“吕姑娘,我要给王爷脱掉上衣了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