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不想再理他。

    转身的刹那,目光触及到他衣袍上溅上的血渍,他们靠的那方车壁上也有,她瞳孔一缩,再度转眸朝他看过去。

    见他微微抿着薄唇,轻轻阖着眼睛,胸口起伏不定,似是在自我调息,又似是在极力忍受着巨大的痛苦,她才不得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一时间慌错无比,“你.....你不是没碰过门栓吗?”

    同样的问题再度出口,却带着第一次没有的颤抖,她连忙起身,蹲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卞惊寒睁开眼,垂目看着她,微微启唇:“毒不在门栓上。”

    弦音一震:“那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在本王看到的那封密信上。”

    那是他进书房后唯一用手接触过的东西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真正有备而来的,是他秦羌!

    弦音不知道他说的什么密信,也没心思去知道,她唯一想知道的是,现在该怎么办?他身上的毒该怎么办?

    慌急之下,咬唇略一思忖:“我去找秦心柔。”

    作势就要打帘,被卞惊寒攥了手臂:“没用,本王说过了,她没有解药,秦羌给她的那颗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怎么办啊?

    弦音急得不行。

    秦羌说过,毒性发作之时必须服下解药,现在解药没有,也不知道这个毒会不会让人立即毙命?如果,如果......她不敢想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感觉怎样?”

    “本王封了几处大穴,一时半会儿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弦音蹙眉,他虽说得笃定,可看他白如宣纸的脸色,以及微微起伏的胸口,她知道,也真的只是一时半会儿而已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她感觉自己又要哭了。

    脑中纷乱地想了想,她问他:“你觉得你方才说的可能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卞惊寒没懂。

    “就是.....”弦音重又蹲在了他面前,耳根发烫,有些犹豫:“就是......毒性发作之时,再做男女那事,就可以解毒......”

    卞惊寒一下子呛住,“咳咳”了起来。

    弦音看着他,心里慌得很,她又不傻,她当然知道,他方才是逗她寻她开心这样说的,她现在问的是,有没有这种可能性?

    毕竟他会医,毕竟对于此时此刻的他们,特别是对他来说,任何希望、任何机会都不能错过,不是吗?

    止了咳,卞惊寒也凝眸看着她,深邃如潭的黑瞳里,是她看不懂的情绪,但有一点她看清楚了,那就是光亮。

    点点潋滟开来的光亮。

    卞惊寒轻叹,心里有什么东西也泛滥开来,就像是缺失的一块什么,骤然完整,那感觉很强烈,无以名状。

    真是个傻姑娘,方才为这事哭成那样,一转头,什么都忘了,又问他这事儿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摇摇头,他一字一句缓缓回道:“又不是中的媚毒,不可能是那种解毒方式。”

    弦音眼睫颤了颤,其实,意料之中,但,还是有些失望,又少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忽然想起什么,“对了,这个毒叫裂迟,你听说过这种毒吗?能自己配置解药吗?或者从别的地方弄到解药?”

    “裂迟?”卞惊寒怔了一下,“你如何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偷听到的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