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羌“唔”了一声,将手中弓弩递给边上的侍从,转身:“是不是被他发现你们几个在跟踪了?”

    “回殿下,绝对没有,他们马车走的正路,我们轻功走的林子里,且非常谨慎,确定不会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黑衣人毕恭毕敬回道。

    另一黑衣人接道:“或许他真的没进殿下书房,不然,不可能不收七公主的解药,虽然那解药是假,但是他不知道啊,对他来说,那可是救命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秦羌轻凝了几许眸光:“只有两种可能,一种,他的确没进,进者另有其人;另一种,他已经料到那解药是假,并料到本宫会派人跟踪,所以没收。如果是后者......”

    秦羌微微眯了凤目:“如果是后者,那这个男人心思也太细密了......”

    是个难对付的厉害人物!

    不过,不急,一点都不急。

    唇角一勾,他扬袖示意几人退下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马车里。

    见弦音还是不理自己,卞惊寒起身,坐到了她的边上。

    “别哭,本王跟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印象中,这个女人似是就只哭过两次,而两次她都还只是孩子的聂弦音,一次,初进三王府为了佩丫杖责的事,被他说了,在致远院的凉亭里嚎声大哭,再有一次,就是在皇宫里误闯禁园被他父皇问责,又被冯老将军救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其余,她似是没再哭过,特别是身为吕言意的时候,更是不曾见过她情绪失控至此。

    可今日,他竟弄哭了她两次。

    “是本王不好,本王不该跟你开那种玩笑。”

    见她依旧无动于衷,他伸出手臂从她靠着车壁上的头和肩的位置穿进去,将她揽住,准备扳过她的身子,面朝向自己。

    弦音自是犟着不让他如愿。

    她从未气得这样厉害,简直五脏六腑都在疼,她拼命地稳着身子不让他扳,忽然身后传来卞一声低低的闷哼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落在她肩上的大手也抽了回去。

    弦音眼睫一颤,却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又来了是吧?

    这种伎俩用一次就够了,她再上当,她就是傻子!

    身后片刻没了动静,就在她想着任你怎么演,我直接无视的时候,又听到“噗”的一声,紧接着就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水滴溅落在自己脸上。

    水滴?温热?

    惊觉不对,她抬手摸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水滴,一看,殷红入眼,赫然是血!

    啊!

    慌惧转身,见卞惊寒正凝力于指,快速点着身上的几个大穴,然后靠在车壁上,面色苍白如纸,嘴角一抹殷红妍艳。

    弦音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吓住了,“你......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卞惊寒看着她,微微喘息了片刻,嘴角弯了弯,哑声道:“还是中毒了。”

    弦音心口一撞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你门锁门栓都没有碰吗?”

    问完忽的意识过来,尼玛,又演戏是吗?见她不理他,又演个苦肉计来博她关注?

    当即冷了小脸:“那么爱演,如此会演,你怎么不去当个戏子?”

    这次卞惊寒没有做声,只靠在那里略略垂了眸子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