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解药你没要?”马车里,弦音难以置信问向卞惊寒。

    其实两人说了些什么,她已经听到了,只是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,送上门的救命药,他不要?

    “嗯,没要。”卞惊寒点点头,垂眸看向她的脚,见药还未擦,又看看她手上,瓷瓶的盖子都没拧开,他伸手将瓷瓶接了过去,又再次握起她的脚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要?”见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弦音急死,一巴掌打掉他要给她的脚擦药的手。

    卞惊寒也不生气,再度继续,眼梢都未抬:“怕她要以身相许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就知道他因为这个。

    连忙撩了车帘,喊前面车夫:“停车,快停车!”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”卞惊寒问她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要做什么,是王爷必须做什么,有什么比生死更重要?”

    卞惊寒眸色微凉: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让本王娶她?”

    弦音急得不行,怎的就这般死脑筋呢?

    “王爷就算不想娶她,也要先将解药拿到啊,那个什么毒,只有三个时辰,随时都可能发作,而娶不娶她,有的是时间再去转圜,王爷必须先拿到解药!快去,应该还未走得太远,或者让马车折回去?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等卞惊寒反应,直接吩咐车夫:“劳烦调头。”

    车夫正要扬鞭打马,被卞惊寒止了:“别听她的,回客栈!”

    弦音气结: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她可是为了他好,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,性命攸关,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见车夫不敢调头,马车又再次缓缓走了起来,她重重一叹,放了帘子,拾起袜子就往自己的脚上套:“我去找七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弦音闻言,当即就恼了。

    尼玛,敢情狗咬吕洞宾不是好心人啊!

    “我是为了谁?”她直直逼问向他,口气灼灼。

    他凝着她,漆黑的眸子琉璃墨玉一般,忽的就笑了,低低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弦音一怔,这是她第一次见他笑出声音,心神一旖的同时,也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解药。”

    弦音浑身一震,愕然睁大眼,“不是解药?”

    “嗯,”卞惊寒点点头,“秦羌怎么可能会将解药这般轻易给秦心柔?他定然知道,她是在帮人开脱,所以,将计就计,说不定,早派了人秘密跟着秦心柔,只等着本王接下那颗所谓的解药,来个人赃俱获,无从抵赖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秦心柔可是秦羌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个问题,弦音也想过的,所以,她才那般想要看秦羌的心里,只可惜,一直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妹妹又如何?在皇家,亲情就是拿来利用的,”说到这里,卞惊寒略略垂了眸子,静默了片刻,才抬眼继续,“而且,这些年午国的皇位之争从未停歇,秦羌能从一众皇子中,成为太子,可见也绝非常人,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手腕?”

    弦音点点头,理是那个理儿,只是......

    “这些只是王爷猜测的,说不定......”

    “本王自是有据可循,才会这般笃定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