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夫扬鞭,马车行起,秦心柔赶紧朝边上退了两步让开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没进书房,还是不愿意接受她的馈赠,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她做了那么多,就算他不需要,她也是为了他而做,而自始至终,他连一句“谢谢”都未曾同她讲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她的声音都抖成那样了,说不耽搁他了,只是找不到别的话可讲,他连一句宽慰都没有,甚至惜字如金到跟她多说一字都不愿。

    其实,她也不是不识味之人,早就看出他对她的冷淡,但是,她一直以为,那只是他的性格使然,他就是那种淡漠凉薄的性子,就是那种拒人以千里的性子,而这种性子也更加吸引着她。

    直到方才。

    直到方才,她骤然掀开马车帘子想给他一个惊喜,结果反而被马车里的一幕惊吓,她才发觉,或许,她根本就不了解他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想象不到,他这样的男人,他这样清高孤傲、冷漠矜贵、高高在上的男人,握着一个女人的脚,会是怎样一番情境?

    万万想不到的,却是被她亲眼看到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清楚,他握着那个女人的脚在做什么,但是,她却很清楚,世间女子的足,只能给自己的男人看,这是规矩,无论午国,还是大楚,都一样,哪怕兄妹都不行,何况还只是义兄义妹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明明是她八弟的女人不是吗?

    他们那样又算什么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瞳孔一敛,忽然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测来,难道他们两人......

    是了,一定是。

    为她赔上五千两银子眼睛都不眨一下,虽然,五千两对于一个王爷来讲不算什么,但是,花五千两将她那一枚好好的簪花买下,当着她的面,让那个女人再踩坏,就不是一般人会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难怪呢,难怪那日见那女人下跪,会气恼成那样,直接一脚将她八弟踹飞,还拧了女人就走。

    她甚至怀疑,今日吉祥跟祥贵说的话,被那女人听去后,那个女人去找他,不仅仅只是将这个消息传达,而是跟他.....做了!

    她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一跳!

    可是,如果不是这样,她想不通啊!

    她想不通为何他无惧自己的毒,想不通为何他不受自己的魅惑,想不通为何他会握着那个女人的赤足?

    想到赤足,她猛地惊觉过来,今日在小茶斋踢门的人是那个女人?

    踢得那般重,脚趾受伤了,所以,他在帮她揉或者擦药?

    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啊!

    难怪她算计来算计去,自认为天衣无缝、滴水不漏的计划,每每都没有得逞,原来,她算掉了最重要的一条,他们兄妹二人的真正关系。

    只是,她还是有一点不明白。

    就算为了那个女人,他不愿意接受她的馈赠,可那是解药啊,救命的解药,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呢?

    好,既然他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,她自是不会阻拦。

    愤然转身,走向自己的马车,她美目微微一眯,眸底一抹冷光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