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宴席很顺利,气氛也还好,并未因为书房一事受影响。

    其间,弦音几次想看看秦羌的心里,关于那解药之事,可基本没什么机会对上眼,难得目光撞上,对方又压根没在想这件事。

    宴席结束,众人纷纷告辞,卞惊寒便也带着弦音离开。

    秦羌一直将他们送到了门口,吩咐家丁去准备马车,被卞惊寒谢绝,卞惊寒指了指门口不远处的一辆马车,说来接自己的马车已经在那里候着了,秦羌便也没有勉强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是太子府的马车去客栈接的,一人一辆,如今只有一辆马车,弦音稍稍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,她也不是矫情之人,一辆就一辆,车夫放了踏脚凳,她便先踩着猫腰上了。

    卞惊寒后打帘进来,坐在了她对面。

    一坐下,伸手就攥起了她的右脚,“是这只吧?”

    弦音猝不及防,差点没坐稳,吓得赶紧双手扶了坐凳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幸亏人家茶斋的门结实,不然,你那般不知轻重的一脚下去,怕是要赔人家的门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他竟然知道是她踢的门。

    一时有些窘迫,怕他多想,她又赶紧解释道:“我也是为了王爷好,你们一个是王爷、一个是公主,都是身份尊贵之人,若被人看到影响不好,青天白日栓起门来纯聊天别人也不会信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“嗯”了一声,大手已经她的鞋子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见他又要去脱她袜子,弦音吓住,连忙阻止他:“我自己来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什么?”卞惊寒抬眼问她,“你有药吗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弦音汗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嚷嚷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我是说,我自己脱,王爷身份何其矜贵,这种事情哪能劳烦王爷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不是也替本王脱过,礼尚往来。”

    言语间,袜子已被脱下,红肿的大拇指和二指入眼,卞惊寒微微蹙了眉。

    弦音有些发愣,她怎么不记得自己几时给他脱过鞋袜了?

    须臾她猛地反应过来,晕,这个男人莫不是指的今日在小杂物间发生的事情?

    不提这个还好,一提这个,她就抓狂。

    而且,她突然想起一件事,天啊,正欲崩溃,马车忽然停了。

    车夫的声音透帘而入:“公子,有位姑娘......”

    车夫的话还未说完,就已被一道娇糯的声音打断:“王爷.....”与此同时,车厢里蓦地一亮,门帘被人自外面撩开。

    事情发生得太突然,弦音一震,想将脚从卞惊寒的手里抽出来都没来得及。

    于是,世界有那么一刻就像是戛然静止了一般。

    卞惊寒握着她的一只赤足,她慌乱地看着马车外只手打着帘子的女人,而打着帘子的女人又错愕地看着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“公主有事吗?”

    最终,是临危不乱、处事不惊的卞惊寒非常平静地打破了沉默,而问这话的时候,他也未放开她的脚,反而是随手一挥袍袖,盖住了她的赤足。

    秦心柔长睫颤颤回过神,对着卞惊寒嫣然一笑:“王爷能借一步说话吗?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