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弦音很想看看秦羌的心里,想确定此药是不是解药,可是秦羌一直垂目看着秦心柔,她根本没有与他对视的机会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秦羌终于将视线从秦心柔身上移开了,却也没看她这边,而是回头看向卞惊寒,笑道:“妹妹不懂事,本宫这个当哥哥的,真是不省心得很,让三王爷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唇角一勾,亦是回之以浅笑:“不会,本王也是为兄之人,殿下的烦恼,本王同样经历不少,感同身受,完全感同身受。”

    秦羌便朗声笑了:“哈哈,看来天下哥哥都一样难做啊,三王爷不怪就好,芙蓉厅的膳宴怕是都要凉了,三王爷请!”

    “殿下请!”

    于是乎,弦音一直都没有读秦羌心里的机会。

    秦心柔是他的亲妹妹,而且看样子,他们兄妹二人的关系很好,秦羌应该不会算计自己的妹妹吧?

    一场闹剧终于结束。

    秦心柔自地上起身,看了卞惊寒一眼,并未在他身上多停留,就垂目去拍自己裙裾上的灰尘。

    弦音知道,她自是不会现在就将解药给卞惊寒,肯定要找不为人知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行人前往芙蓉厅,秦义又在旁边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“绵绵,你看棋看了一半后来去了哪里呀?”

    “随便逛了逛。”

    “方才你没被我二哥的样子吓到吧?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啦,刀子嘴豆腐心,对我们很好的,连我这个贬为庶人的弟弟,他都从未轻待过,我就知道,他绝对不会不给七姐解药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绵绵......”

    “言意。”秦义还在说,一道熟悉的男声突然透过走动的人群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弦音抬眸,见前方卞惊寒不知几时已停了下来,等在那里。

    眼波动了动,心尖似是也跟着微微那么一摇,她转眸跟秦义说了句:“大哥喊我,我先过去了”,也未等秦义反应,便快步穿过走动的人群,朝卞惊寒走过去。

    卞惊寒一直看着她,待她走至面前,才转过身,然后两人一起往前走。

    似是有默契一般,两人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沉默地并肩走了好一会儿,弦音还是忍不住先开了口,当然,是先看了看左右,见前后左右的人都离得不近,再歪头凑到他近前,压低了声音说的。

    “采访一下王爷,请问王爷此时此刻,心情如何?”

    采访?

    卞惊寒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以为他没明白她问的是什么,弦音又接着道:“得美人如此舍身相救,是不是特感激涕零?”

    卞惊寒瞥了她一眼,没做声,似是非常认真地想了想她的话,然后一本正经、煞有介事地点点头:“的确。”

    弦音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,怔了怔,然后.....然后就很莫名地一下子失了再调侃下去的兴致。

    见她不做声,卞惊寒知道她误会了,他们说的根本不是同一人,挑挑眉,也不想解释,心情反而一时大好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什么:“对了,一会儿不许喝酒,滴酒都不许沾!”

    弦音心里正不爽,又闻他如此霸道的口气,当即轻嗤:“倒是管得宽,我喝不喝酒,喝多喝少,我自己都管不了,你管得着?”

    卞惊寒: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话怎么那么耳熟?

    “那你大可以试试,看本王管不管得着?到时候别再拉着本王去府衙告官就成!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