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秦心柔已知进入书房的人是你】

    卞惊寒没动,视线也看着前面,落在正在说话的吉祥身上。

    弦音从侧边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,见他没有反应,以为自己写得太快,他没懂,作势准备再写一遍,食指的指尖刚落在他的掌心,就被他攥住了指头。

    弦音一怔,便停了动作。

    他攥着她的手指片刻,略带薄茧的大拇指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摩挲了两下,这才摊了她掌心,在上面一笔一划回复。

    【你如何知道】

    弦音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现在是关心这个问题的时候吗?

    她也没法告诉他,自己是读心术从秦心柔的眼睛里读出来的吧?

    略一沉吟,在他掌心写道:【此事说来话长,反正秦心柔知道是你,吉祥此举便是她授意,秦心柔对你的心思你不可能不知,要不你使个美男计,朝她递个眼神之类的,暂时先稳住她,让她作罢......】

    字还未写完,手指又再次被攥住,紧接着下一瞬,手背蓦地一痛。

    尼玛,这个男人竟然掐她!

    她说的又没错,情况危急,必须先稳住秦心柔,吉祥现在还未说出具体是谁,只说看到对方背影,且一身黑衣。

    说白,秦心柔就是在看他的反应和表现,她相信,只要他给一点示意给秦心柔,秦心柔就一定会放弃。

    她好心提醒他这些,他竟然掐她!

    掐人谁不会?而且她可是有指甲的,且指甲还不短!

    她也顺势在他掌心用指甲最长的小拇指用力一叮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瞥他反应,以为他会吃痛,却是见他还不知所谓地翘了翘唇角,刚有些气结地想将手抽回,他又裹了她手写起字来。

    【本王并未从书房里拿走任何东西,就算吉祥将本王供出,也只她一人,没有任何其他证据,本王完全可以矢口不认。】

    弦音长睫颤了颤,有些意外他什么都没拿。

    好吧,既然这样,那也的确可以不用怕,反正黑衣之人,又不止他一个,书房里又没有少东西。

    弦音微微松了一口气,想要将手收回,却发现被他捏住不放了。

    汗。

    弦音想要挣脱,未能如愿,见这么多人在,特别是秦心柔还时不时看向卞惊寒,她也不敢动作太大,只得任由他攥着。

    前方吉祥已经说完,秦羌寒声开口:“在场的,都是自己人,本宫就给一次机会,谁进了书房自己站出来,本宫便可以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场中再次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自然没人出来!

    所有人都站在那里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在场中穿黑衣的几人身上看来看去。

    穿黑衣的总共有五人。

    吃了卞惊寒给的定心丸,弦音也丝毫不紧张,面色平静地站在那里,不时瞟向秦心柔,很想再看看她的心里,可秦心柔没朝她看,没法做到对视。

    气氛就这般僵住着,好一会儿,秦羌忽然开口:“算了,时辰也不早了,膳宴已经准备好了,大家都去芙蓉厅用午膳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震惊。

    此事就这样算了?不追究偷入书房的人了?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