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躲在一棵大树后面,抱起自己的脚尖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尼玛,这古代的鞋子真是一点防护作用都没有,当然,也怪她用力过猛,当时主要是因为又要踢门,又要顾着逃跑躲藏,所以,一下子没hold住踢得太重。

    动静是有了,足够惊动屋里的男女二人,只是,她的脚趾头哟,痛死了!

    早知道就应该一开始就用石头砸了,自己毫不费力,还威力极大,不仅将秦心柔给搞出来了,连卞惊寒也炸出来了不是。

    青天白日的,喝个茶还要关着门,孤男寡女的,且都是有身份的人,也不怕人嫌话。

    而且,不仅关着门,还是拴着门呢,若只是关着,她第一次一脚踢下去,门肯定就会开了。

    大白天栓个门做啥?她很好奇啊,所以就又一石头过去了哈哈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这厢,秦心柔的心情很不好,本就因为自己都那般明显了,这个男人还木头一般无动于衷而心情很糟,如今又有人来搞破坏,她更是不爽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别让她查出是谁,查出来她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此人。

    “去端红颜糕的那丫头不会也迷路了吧?”卞惊寒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秦心柔见他较方才在屋里,反而像是心情大好的样子,怔了怔,心中略一思忖沉吟,决定趁此机会干脆将话挑明。

    “不知王爷可曾婚娶?”

    “还没。”

    秦心柔刚准备接话,却又见卞惊寒转眸看向她,继续道:“不过,在大楚本王已有了心仪之人,婚娶之日应该不远。”

    秦心柔瞬时面薄如纸。

    她不是傻子,自是完全听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,他不仅表明了自己已有心仪之人,不日就会大婚,还生怕她误会,特意强调对方是在大楚。

    心里早已滋味不明,她不知道该感谢他如此坦白、不拖泥带水,还是应该怪他这般不懂婉转拐弯,直直伤害她的感情?

    长睫颤了好一会儿,她才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所以,他是宁愿毒发疯癫,宁愿丢国丑,也不愿背叛那个大楚的心仪之人?

    “公主,三王爷,太子殿下回来了。”吉祥自走廊那头快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秦心柔有些恍惚,有些飘,怔怔点了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示意卞惊寒:“我们前去吧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“嗯”一声,指了指她身上。

    秦心柔垂眸,这才意识过来自己身上的衣衫还湿着呢,遂吩咐吉祥:“你先去吧,跟太子哥哥说,本宫片刻就来。”

    她得去炭炉边稍微烘烘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吉祥领命,离开前探究地看了自家主子和卞惊寒各一眼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们二人有没有成?

    如果成了,她家公主怎会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?如果没成,这个男人怎么就一丝一毫都不担心自己毒发?

    秦心柔回屋烤火,心里比吉祥更百折千回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,也不能接受,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如此良机,她如此用心良苦,银子花了、谎也撒了、手也烫了、衣服也湿了、自尊都放下了,最后却是这样,让她怎能心甘?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