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却是反应得快,大手托起她的后腰,将她身子扶正,刚准备撤离,却是被她一把攥了手臂:“王爷......”

    卞惊寒原本淡然的脸色微微有些凉了,他垂目落在她的手上:“公主是不是腿酸脚软站不住?本王也略通医术,不妨扶公主去那边坐下,让本王给公主把把脉。”

    说完,作势就要扶她回案几边,却是被她蓦地展臂抱住了腰。

    “公主这是......”卞惊寒眸色转寒,面部线条也瞬间冷硬下来。

    “心柔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将脸靠在他的胸前,秦心柔听着他苍劲有力的心跳,一下一下强烈地撞进耳朵里,感觉到自己的一颗心也似乎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这一次是真的双腿发软了,连带着整个人都软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觉得如此满足,就像是抱着整个天下。

    “心柔想跟王爷说......”

    卞惊寒却并没有给她说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最不喜人触碰,何况是这种,两指捻住她的后衣领,作势就要一把将她扯开,门口骤然传来“嘭”的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秦心柔吓一跳,在被他扯开之前,已花容失色地弹离开,扭头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那般一声大响,还以为门被人撞开了。

    没有,门还是关着的,听声音应该是被谁重重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难道是如意送红颜糕来了,双手端着托盘,所以用脚敲门,一不小心失了轻重?

    不会啊,她让如意尽量拖延久一点再送过来,不会那么快啊。

    抿了抿唇,回头将卞惊寒面沉如水地站在那里,亦看着那扇门,恐他有所顾虑,她连忙笑着指指门口:“心柔看看,许是如意那丫头送红颜糕来了。”

    走过去开了门,门外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她又探头四下看了看,皆未看到任何人,连个家丁都没有。

    虽心中疑惑,却也微微松了一口气,再次将门关上,她朝卞惊寒含笑解释道:“可能是哪个下人路过,手里拿着什么东西,或者肩上扛着什么,不小心撞到了门。”

    然,她的话音刚落,卞惊寒还未作出回应,就听到门口再次传来“嘭”的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秦心柔就站在门后边还没走开,门震得一晃,她被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这次不同于方才那次,那次听起来像是被人踢的,而这次听声响和动静,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砸的。

    秦心柔回身一把拉开了门。

    门外依旧空无一人,不过,门槛外面的地上却是多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头。

    秦心柔气得小脸都白了,倾身捡起石头看了看,也未有何发现,就是一块随处可见的寻常石头,她恼怒地扔在地上,目光四下搜寻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?

    是谁故意跟她过不去?

    然,视线所及范围之内,依旧是不见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卞惊寒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秦心柔很不自然地弯弯唇:“没事,心柔的哥哥们平素惯喜欢捉弄心柔,定是他们的杰作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没做声,凤目在地上的那块石头上略一盘旋,又眼梢轻掠,瞥了眼被石头砸掉一块漆的木门,眉尖几不可察地微微一扬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