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“公主不必客气,本王不渴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渴,等会儿吃红颜糕定然会渴,没事,反正这小茶斋什么都有,也方便。”

    秦心柔说完便忙开了,燃炭炉,给壶上水。

    等水开的空档,便回到案几边坐下,以小手为扇,给自己扇了扇风,笑道:“平素懒惯了,都是下人们去做这些,这才燃个炉、烧个水,便微微有些汗意。”

    说完,似是觉得手还不够,从袖中掏了丝绢出来扇了扇。

    丝绢是熏过香的,随着晃动,淡淡香气萦绕,她拿眼尾偷偷睨了睨身侧的卞惊寒。

    卞惊寒垂眸弯唇,再抬眼看向她:“所以让公主不要这般客气。”

    秦心柔被他看得耳热心跳,微微红了脸:“不知怎的,心柔就是想亲手给王爷做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依旧微微笑:“万分荣幸。”

    秦心柔又拉了拉自己的领口,蹙眉:“只是这茶斋里燃个炭炉,实在有些热了,王爷不觉得热吗?”

    领口被拉开,一截粉脖露出来,她很自然地问着卞惊寒。

    “还好,”卞惊寒回了两字,转眸看向炭炉,“水开了。”

    秦心柔起身,走过去伸手提壶,手刚碰到壶把,“啊”的惊叫一声,将手弹离回来,垂眸去看自己的指尖。

    “烫着了?”卞惊寒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心柔点点头,那一声“嗯”绞着一丝哭腔,要多委屈,有多委屈,要多娇嗔,有多娇嗔。

    卞惊寒闻言,当即自座位上起身。

    秦心柔心头一喜,看来,还是苦肉计最为有效,等着男人过来。

    就在她正心跳砰砰地想着,他会握着她的手轻吹她的指尖呢,还是会直接将她的指尖吮在口中的时候,一只水瓢入眼,水瓢里一瓢清水晃荡。

    她一怔,抬眸。

    “将烫伤的手指放进凉水里浸浸,会好很多。”卞惊寒执着水瓢,长身玉立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秦心柔长睫颤了又颤。

    心里面说不出来的滋味,原来他起身那么快,就是给她舀一瓢水。

    书上都说优秀的男人大多不解风情,他就是这样一块榆木疙瘩吗?

    可,就算是疙瘩,为了脱身,为了自保,为了不疯癫,不是也应该开窍吗?

    心中很是失落,却强自不让自己表现出来,她嫣然一笑,将手伸进水中,“王爷懂得可真多。”

    是她的心意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?

    是了,一定是,毕竟他也不是什么随便之人,或者孟浪之人,就算有心,也会很君子地克制,保持礼仪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她便决定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将手自水里拿出的时候,她忽然转身,卞惊寒拿着水瓢的手还未来得及收回,她因为转身的动作太大,就撞上了他的手臂,水瓢的水一晃,撒泼了出来。

    秦心柔“啊”了一声,想躲避,可不仅没躲开,还脚下一绊,整个人倒到了卞惊寒怀里,而那瓢水,尽数淋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春末夏初,衣服本就穿得薄,如此一淋湿,薄薄的衣衫贴在身上,玲珑曲线尽显,秦心柔似乎被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到了,倒在他的怀里忘了起来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