酣畅结束,卞惊寒也没有立即将她放开,而是依旧紧紧抱着她,将她抵在自己和门板之间。

    唇瓣贴着她的耳珠,似是还在慰藉她潮汐后的空乏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的呼吸都慢慢平稳下来,他才抬起头垂目看她,见她眼睛红红、泪湿小脸,微微一怔,再次低头轻轻亲上她的眼角、眼睑、双颊,一点一点带去她脸上的咸湿。

    “怎么哭了?是不是疼?”

    沙哑的声音自薄唇和她的脸颊间逸出。

    弦音长睫轻颤,一双手臂还攀在他的背上,让自己整个人的重量都依附于他,浑身上下丝毫力气都无,连张嘴说话都不想动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无法告诉他,不是因为疼。

    见她不语,他以为被自己说中,边亲着她的鼻翼唇角,边轻声道:“是本王急切了些。”

    毕竟,严格意义来讲,这才是她的第一次。

    他应该温柔,可后面他却有些失控。

    弦音依旧没有做声,意识慢慢回笼,她陡然想起正事,双手连忙捧起卞惊寒的头,将他与自己拉开了有些距离,她凝目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.....还好吧?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她发现自己的声音也沙哑得厉害,又下意识地“咳”了一下清清嗓子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被她的话愉悦到了,还是被她清嗓子的举措愉悦到了,卞惊寒唇角一勾,笑了,回道: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末了,又加了一句:“多谢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弦音总算松了一口气,这才注意到他的唇上沾了不少红色。

    瞳孔一敛,汗,她的胭脂!

    她涂抹在下巴和一边脸颊上的胭脂,被他亲吻时蹭到了唇上。

    本能地就准备拿手去擦,可很快她就意识到不行,那定然会引起他的怀疑吧,与此同时,也不禁担心起自己的脸,也不知道被他蹭来蹭去,亲来亲去,胭脂还剩多少,会不会被识出来?

    心念一动,她忽的凑过去吻上他。

    不意她突然如此,卞惊寒一震,微微僵住没有动。

    她吻着他的唇瓣,从上唇到下唇,意识到男人张嘴想化被动为主动,欲加深那个吻的时候,她慌忙将他放开。

    嗯,胭脂没有了。

    只是被她吸得有点红。

    卞惊寒自是已经意识过来她在做什么,但依旧是很受用,看着她小脸红红,微微喘息的模样,他发现自己竟又有了念头。

    将她的身子朝上抱高几分,他作势就要吻她,却是被她眼疾手快抱住头:“我们已经失踪那么久了,再不出去,他们怕是要找了,别忘了这可是在午国太子府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拍拍他的手臂,示意他放自己下来。

    卞惊寒微微抿了唇,明显有些不愿,沉默了片刻,终是将她放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弦音弯腰拾起地上他的衣袍递给他:“方才之事,完全是因为情况紧急,别无他法,只能如此救王爷,请王爷不要多想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瞥了她一眼,将衣袍接过,鼻子里哼了声:“倒是管得真宽!本王想什么、不想什么,多想还是少想,本王自己都管不了,你管得着?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