尼玛,总算找到了,她差点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飞快跑过去,急急问他:“你是不是进了太子的书房?”

    对于她突然出现冲过来,卞惊寒已是有些意外,又劈头盖脸就是这么一句,他更是讶然。

    凤眸一扬,警惕地一扫四周,问她:“你如何知道?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进了?”

    弦音急死,可没时间在这里跟他打哑谜,找他花了那么久,一个时辰已所剩不多。

    卞惊寒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的确进了,也找到了他想要找的东西。

    弦音皱眉,虽已是意料之中,可终究心里存了一些侥幸,毕竟,毕竟今日穿墨袍的人有好几个,方才在前院看秦义下棋的时候,她就见到了三人,还有她没见到的,所以,她一路找,一路祈祷,或许,或许是别人,但愿是别人,可如今卞惊寒亲口承认,她心里最后的那一丝希望也彻底破灭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时间紧迫,怎么办啊?

    侧首环顾,见走廊尽头有一道小门,门上并未落锁,她已顾不上太多,心一横,攥了卞惊寒的手臂就走。

    卞惊寒莫名:“怎么了?是不是我进书房被人发现了?”

    弦音一边拉着他疾走,一边急急道:“是,被人发现了,不过,好在对方只看到你的背影,并未认出是你,但是,现在有个更加严重的问题......”

    言语间,已经来到小门的门前,弦音快速将门推开。

    是个小杂物间,里面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    拉了卞惊寒进去,弦音又赶紧“啪”的一声将门关上,然后微微喘息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什么严重的问题?”

    “没时间了,赶快脱。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出声。

    卞惊寒一震,因为是同时出的声,两人的声音相叠,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弦音有些头痛,特别急,也很慌,“此事说来话长......”

    弦音边说,边动手去解卞惊寒的腰带。

    卞惊寒一时间有些被她的举措吓住。

    方才说赶快脱,如今又主动去解他的腰带,她这是......

    虽心跳踉跄,却也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还好吧?”

    这可不是她的作风,莫不是出了什么事?被人下了媚毒?

    伸手握了她手腕,指尖探上脉门。

    没有啊,脉象正常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弦音自是知道他在想什么,只得快速开口解释:“不是我,是你,你能不能快点,真的没时间了,你一个男人,难道还吃亏了不成?”

    是真的没时间了,真的没有了,她不敢想象卞惊寒突然疯癫会是个什么样子,她只知道,一个时辰,她花了那么久在找他上,所以,所以,所以要快啊!

    她又飞速地脱着自己身上的衣裙。

    卞惊寒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是真的傻眼。

    这......这......

    随着衣物飞快地一件一件委于地,女子只着一件兜衣的曼妙身姿呈现在他的眼底,他眸色一暗,长臂一捞,扣住她不堪一握的腰肢,往自己面前一按,就将她裹入怀里。

    一字一句,带着热浪的气息喷薄在她的额头。。

    “女人,这次可怪不得本王,是你自己招惹的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