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有秦心柔的睿智聪明,也是世间很多女子所不能及。

    方才,她跟她在厨房做红颜糕,如意急急前来,说看到那个男人潜入了太子的书房,问怎么办?喊人抓吗?

    秦心柔有些吃惊,想了想,说,不用,只是她太子哥哥的书房,又不是她父皇的上书房,应该也没有什么两国机密,而她,倒是正好可以利用利用这件事。

    因为她跟太子府的家丁祥贵是同乡,秦心柔便让她去收买祥贵,让其跟她一起演一出戏,当然,戏是要演给男人的义妹,那个叫吕言意的女人看。

    所以,才有了方才那一出。

    其实,除了的确有人进了太子书房,其余他们方才说的,什么门锁上有毒,什么类似媚毒又不是媚毒奇怪到变.态的毒,全部都是胡诌的。

    秦心柔跟她说,对方也是机警之人,不好糊弄,所以才要找祥贵,只有太子府本府的人说的话,可信度才高。

    吕言意听到了他们的那一番话,必定会去告知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因为那个男人今日穿的就是墨袍,听到说黑衣,安全第一,她不可能不去确认。

    而那男人的确进了书房不是,为了安全脱身,男人必定会想办法,换句话说,必定会在一个时辰内找人做那男女之事。因为这可不仅仅是毒发疯癫、颜面扫地的问题,而是丢国丑,影响两国邦交的问题,毕竟,他的身份摆在那里。

    可只有一个时辰,找谁做那男女之事?

    他那样优秀尊贵,又清高孤傲的男人,定然不会随便找个女人,而在这太子府中,他认识的女人只有两个。

    一个,她,一个,吕言意。

    吕言意不仅是他的义妹,还怀着秦义的孩子,无论从人伦,还是情爱方面,他们二人都是绝对不可能做那男女之事。

    所以,就只剩她了。

    等吕言意将听到的这番话传达给男人之后,她再寻个好的理由去找那个男人,比如送红颜糕给他第一个品尝,到时,挑个好的地方,再跟他略微表白一下自己对他的心意,他必定会趁势要了她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秦心柔跟她说的,所以她才说,佩服这个主子。

    能在片刻的时间,想到这样的计谋,天衣无缝、水到渠成,这是脑子要转得多快才能想到?

    还有,为了心中所爱,不惜放下自己高高在上的公主身段,不惜牺牲一个女人最重要的东西,这又是多少女子能做到的?

    **

    这厢,弦音还在找卞惊寒。

    她有种预感,不,应该说,她有百分之**十的把握,偷偷进入秦羌书房的人,就是卞惊寒。

    她必须马上找到他,告诉他这一切。

    可是,书房在哪里呢?

    太子府实在太大,她又第一次来,心里一点概念都没有,又不好直接问那些下人书房在哪里,反而引人怀疑,只得无头苍蝇一般到处找。

    想起吉祥过来的那个路线,她又循着那条路往前找,不知找了多久,在她急得要命之时,终于在一个走廊的拐角处看到了男人熟悉的身影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