院子里,秦义和六王爷围着石桌对弈,边上好几人观战,有坐着、有站的。

    弦音随着吉祥一入院门,就有观战的人恰一个抬眼看到,碰了碰秦义提醒:“八弟,你家那位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义抬眼,见到弦音,连忙朝她招手:“绵绵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弦音走了过去,其实也分不清谁是谁,就总体朝大家鞠了鞠身,秦义用脚踢了踢边上坐着的一人:“十二弟,起来起来,让绵绵坐。”

    弦音见状,连连摆手:“不用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用?必须用!你怀着孩子呢,怎么可以站?谁让十二弟最小,他不让谁让?”

    众人附和:“十二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十二快让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搞得就像她真的怀了一样。

    十二起身将石凳让了出来,秦义又朝她招手:“过来呀。”

    弦音有些无奈,这么多人在又没有办法,只得硬着头皮上前,坐在了秦义的边上。

    黑白棋,她真的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“这里是留园,是太子哥哥早上习武的地方,王爷看,那里还有箭靶,太子哥哥的箭法也是所有皇子中最好的,深得父皇赞赏。”

    秦心柔边走边介绍。。

    卞惊寒静静听着,偶尔接上一句,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周遭一切。

    “那里是书房,平时太子哥哥会在书房,也经常会在书房处理一些奏折或公务,所以,他的书房是不让人随便进的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看到书房窗户的下面有个鸽笼,里面养着好几只白鸽,一看便是信鸽的那种,他眸光微敛。

    “太子府可真大。”将视线撇开,故意言其他。

    “是啊,父皇疼爱太子哥哥,也信任太子哥哥,早早地就给他赐了府邸,这府邸真的堪比一个小皇宫了,有好几个花园呢,这个季节扶桑花开了,石榴花开了,等会儿都可以去赏。所以,王爷大可放心,四公主嫁过来,断不会吃苦的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弯唇:“嗯,本王从未有过此方面的担心。”

    两人刚入了石榴园,秦心柔的随侍婢女如意便寻了过来:“公主,厨房的管事过来说,小灶已经空下,公主可以去做红颜糕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本宫马上就来。”

    遣了如意,秦心柔便转眸看向卞惊寒,笑道:“前些日子在民间跟人学了一种红颜糕,今日想小试一下,亲手做给王爷尝尝,所以,心柔得先失陪一下,王爷是去前厅喝茶,还是自己转转?”

    卞惊寒眼波微动,指了指满园开得红艳的石榴花:“如此美景,本王转转吧,公主尽管去忙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这厢,秦义还在跟六王爷对弈,边上的人却是陆陆续续散了不少,有的说是去留园比箭,有的去了扶桑园看扶桑花,有的则是去了茶厅喝茶。

    弦音百无聊赖,又鸭脖子伸得鹅脖子那么长了,一直翘首以盼地看着院门口,就是不见卞惊寒跟秦心柔回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两人做什么去了?

    心头莫名添了抹烦躁,便有些坐立不安了,跟秦义说了声,她也起身出了院子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