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闻言一怔,回头看向男人。

    她觉得如何?

    她自是觉得很好,求之不得啊。

    只是,她是谁,这种事情是需要征求她意见的吗?

    “王爷是在问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本王只是随口一说。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又听得卞惊寒道:“本王主意已定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自她身边离开,找边上的秦心柔:“不知七公主能否帮本王一个忙?”

    “王爷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能否帮本王联系一下胡家......”

    两人边说,边往前走。

    弦音站在那里怔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吕姑娘对双面绣很感兴趣?”李襄韵的声音忽然自身侧响起。

    弦音回过神,侧首,对上李襄韵探究的双眼。

    长睫一颤,弦音撇了视线弯唇,摇摇头:“不感兴趣,我连单面绣都不会。”

    方才对视的瞬间,她自是看到了李襄韵的心里,李襄韵在怀疑卞惊寒之所以暴露身份,全是因为她想进来看。

    见她这般回答,李襄韵也没再多问,转眸看向她们二人面前的一副绣像,沉默了半响,扬手指了别处:“我去那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弦音微笑:“好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夜市结束,已是半夜。

    回了客栈,弦音简单盥洗了一下就睡了,可不知是不是下午睡得太多的缘故,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原本打算逛完夜市离开的,如今她又有了新的打算。

    如果卞惊寒将胡家的人请到大楚,给后宫的每个女人绣像,她呆在卞惊寒的身边,是不是就可以很方便地看到那些绣像,找到那个梦中的女人?

    只是,呆在卞惊寒的身边......她能一直做到置身事外吗?

    想想李襄韵晚上的反应,她心里就说不出来的滋味,哎......

    **

    几经踯躅,李襄韵还是抬手叩了叩门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是我,襄韵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门自里面打开,卞惊寒一身墨黑中衣,长身玉立。

    李襄韵眼睫颤了颤,从男人未绾的长发来看,应该是准备睡了。

    穿着中衣睡觉?从敲门到开门,她等待了少顷,还是那少顷的时间,他在将中衣穿上?

    心里有些受伤,她弯唇笑了笑:“是不是打扰三爷休息了?”

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男人就站在那里,保持着只手搭在门栓上的姿势,似是没有放她进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心里的殇又多了几分,李襄韵垂眸默了一瞬,抬眼:“襄韵就是想问问三爷,是不是又有什么新的计划了?需不需要襄韵做什么?”

    男人微微凝了眉,似是没听懂。

    她又连忙解释道:“三爷昨夜说暴露自己王爷的身份不妥,今夜却故意暴露了,三爷如此做,定然有三爷的道理,襄韵想着,是不是改变了计划?”

    男人眸色深了几许,扬落在她的脸上,片刻撇开,“的确改变了计划,只是,本王还未想好。还有其他事吗?”

    李襄韵怔了怔,含笑摇头: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时辰也不早了,早点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门关上以后,李襄韵还站在那里未动,失神了好一会儿才转身回房。

    还未想好计划,就贸然暴露身份,这怎么可能会是他这样的男人会做的事?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