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没想到的,又何止她一人,李襄韵比她更加没想到,也更加想不通。

    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,昨夜,她说,让他干脆以大楚三王爷身份出现,入宫拜访,午国皇帝定然会摆宴接待,届时众皇子定然都会到场,让他再想办法加以试探,查出患有腋味之人。他是如何回答的?

    他说,不行,这样会让午国起疑,引出什么嫌隙,而且,还会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现在就不怕午国起疑了,不怕引出嫌隙,不怕打草惊蛇了?

    只是为了看个双面绣而已。

    秦义是午国皇子,以前肯定已看过,就算没有,以后也有的是机会,而吕言意只是一个......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眉心一跳,是为了这个女人吗?

    一行人进去,秦心柔忽然想起什么,问卞惊寒:“吕公子是大楚三王爷,那吕姑娘岂不是大楚......”

    “公主”二字还未出口,就被卞惊寒接了过去:“本王义妹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秦心柔点点头,原来是义妹。

    秦义和弦音就走在后面,自是也听到了,弦音没做声。

    秦义瞅了瞅她,却忍不住打趣:“绵绵,做什么你不是公主?你若是公主多好,八王爷不让我当,我就去你大楚当驸马去。”

    弦音没回他,秦心柔却当即扭头怼了他一句:“你做梦笑醒了吧?”

    秦义气得跺脚:“有你这样说自己的弟弟的吗?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引得几人笑。

    折了两道门,就入了展堂,绣像都被红木框所裱,挂于墙上,弦音瞬间就被那些绣像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难怪午国皇帝会如此赞赏有加,绣得可真不是一般的好,虽然她不懂刺绣这些东西,但是,单看人物的逼真程度就看得出,就像秦义说的,栩栩如生,哪怕只是一个背影,都让人觉得似乎画中人就近在眼前,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虽然她知道没有可能,但是,她还是一副刺绣都不放过,特别希望她梦里的那个女人突然就出现在绣像上面。

    秦心柔跟在卞惊寒的身侧,一副一副给他讲解着绣像上的人物是哪位娘娘。

    卞惊寒表情淡淡,静静听着,视线所及范围之内,看到某个女人一直一直特别特别专注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一件事。

    那日在三王府的致远院,老将军的婢女叫什么上屋抽梯,还是笑里藏刀来着,反正是其中的一人,拾到的那副字画,就是后来那个婢女给了十一,十一给了她,她又给了他的那副字画。

    字画上就是一个凤冠霞帔的皇室女人背影......

    所以,那副字画是她画的?

    想起袖中她送给他的那个面人,面人是按照她所画的样子所做,都能如此相像,可见她的画工绝非一般,那画出那样的字画,也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眸光一敛,他忽的得出一个认知。

    她是在找什么人吗?

    方才秦心柔跟秦义说这里面展示的是皇室各宫娘娘的背影时,她虽没有做声,但是,他却没有忽略她眼底闪过的光芒,那雀跃的心情尽显其中。

    还有刚刚,秦义被看守的两人拦住不让进,秦心柔让他们先在外面等一下时,她眼中闪过的失望。

    是了,她一定是在找什么人。

    得出这个认知,他忽然有些激动,因为今日一直困扰他的一个问题,终于有了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她若要走,他该如何留?

    见秦心柔跟李襄韵在说边上的一副绣像,他上前两步,走到专注看绣像的女人身边,略一歪头,凑至近前:“这胡家的绣技果然了得,本王准备回大楚跟父皇请示,也请他们家去我大楚给宫里的那些娘娘各绣一副,你觉得如何?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