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汗。

    果然财大气粗,不对,应该说果然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。

    只是,为何她有种秦心柔不是踩在簪花上,而是一脚一脚踩在她脸上的感觉呢?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她猛然抬头,凝眸看进秦心柔的眼睛。

    【既告诉他我很有钱,又让他知道我很大度,还让他对我心存感激,最后自踩簪花,将责任揽下,又表现了一把我的随机应变能力,是不是可以说一箭四雕呢?】

    秦心柔沾沾自喜的心里入眼,弦音瞳孔一敛。

    尼玛,原来,这一切都是这个女人一手设计的。

    她记得方才人潮拥挤,她是被人挤了一下,才一脚踩上簪花的,定然也是她的人。

    秦心柔的婢女吉祥离自己最近,她又转眸看向吉祥。

    吉祥本是垂眸看着自家公主提着裙子踩簪花,恰抬眼瞥了一下弦音,见弦音正盯着自己,便与其对视了片刻。

    【她盯着我看什么?莫不是发现了我们在做戏?不,不可能,我们事先可是练习过多次,已经配合得天衣无缝,而且人那么多,现场那么嘈杂......】

    吉祥将视线撇开,后面的弦音便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不过,她看到的那些就已经够了,就已经证明了这一切不过是个圈套。

    一股心头直直往上一冒,她强自压了又压,理智告诉她,就算她看到了这些人的心里,也仅仅只有她能看到,无凭无据说这些,只会让所有人觉得她在找借口抵赖。

    既然她这个女人愿意拿二两千来作,就让她作去,反正她不是说不用赔了吗?

    唇角冷冷一勾,刚准备谢她的“大人大量”,却见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蓦地伸至跟前,确切地说,是伸给秦心柔的。

    修长的手指间拿的是一张银票。

    弦音眼帘一颤,愕然抬眸看向大手的主人,正是卞惊寒。

    他低醇又情绪不明的声音紧随响起:“谢公主好意,公主不必这样,我们愿赔。”

    秦心柔的震惊亦不是一点点。

    真赔?那可是两千两。

    想他定然是出于男人的自尊和面子,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了,愣了一会儿,还是连连摆手:“不用,真的不用,簪花是我自己踩坏的,大家都看到了对吧?”

    边说,边看向吉祥如意,二人配合得点头如捣蒜。

    差点没把弦音给看吐。

    伸手握了卞惊寒的手臂,弦音刚准备说:既然人家盛情,我们领了便是,话还未开口,卞惊寒手里的银票已被人接了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,既然大哥愿意陪,七姐你收了便是,毕竟不是小数目,大哥心里会过意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秦义边说,边将接过去的银票塞到秦心柔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用......”秦心柔垂眸,手中银票上的面额入眼,她呼吸一滞,话没说完。

    赫然是五千两!

    错愕抬眸,立马将银票递还给卞惊寒,刚准备说自己的簪花只有两千两,哪需要这么多,可话未出口,眼前蓦地墨袖一晃,再下一瞬,就感觉到发髻上一动。

    等她反应过来,是这个男人抬手拔了自己头上的另一枚跟这枚一对的发簪时,男人已将拔下的发簪扬手扔在了地上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