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深没想到让他进来看的是这个,更没想到她会跟自己道歉,还鞠了一躬,眼帘颤了颤,不知该做如何回应。

    “王爷知道吗?”

    问完他就意识过来,自己简直多此一问,那个男人肯定知道,不然,刚才怎会让他进来?

    弦音也当即肯定了他的猜测,点点头:“嗯,我已经跟他解释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连续几日来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的大石终于落下,管深觉得从未有过的轻松。

    “管家大人去忙吧。”弦音下起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管深自是也不愿多留,且依旧不敢多留,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虽她穿的是肉色衣服,并没有真的不穿,但是,会想到这种损招绝招,也是一个危险可怕的女人。

    一定要远离这种人。

    管深离开后,弦音关了门,就将自己扔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头因为醉酒还有些痛。

    最乱的,是一颗心。

    她不是古代女子,自不至于会为了失去贞洁而要死要活,退一万步讲,这幅身子也不是她的。但是,问题是,事情这样发生了,以后要怎么相处?

    有了这种关系,以后他们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强女干犯和受害者的关系吗?一夜晴的关系?还是出轨男与小三的关系?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哪样都不是她想要的。

    只有离开。

    何况,以后她也是要离开的,她本就不属于这里,她肯定要回现代。

    今夜就当自己最后一次帮他,也当报答他几次的救命之恩,以后,还是桥归桥、路归路的好。

    只是,如此一来,她就得另寻办法去找梦里的那个女人了。

    头好痛,这个以后再想吧,过了今夜再想,她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中途被小二送晚膳进来吵醒了一次,不过,她也未吃,继续到头睡。

    再次被敲门声惊醒,天已经黑了,是管深,是说要去逛夜市了,让她快点。

    弦音迷迷糊糊爬起来,摸索着将桌上的灯点亮,简单地梳妆了一下,将银票和银子全都带在了身上,下楼。

    客栈门口,大家都等在那里,卞惊寒、秦义、七公主秦心柔、以及秦心柔带的两个婢女,李襄韵也在。

    秦义正在说着什么,眉飞色舞,卞惊寒微微扬目,看着客栈大门的方向,沉默地听着,李襄韵和秦心柔却似是被秦义的话逗乐,笑得温婉动人。

    见弦音从门口出来,卞惊寒眼波一动,秦义也是一个抬眼看到,正在说的话都没说完,就当即开心地迎上前:“绵绵。”

    因为叫卞惊寒大哥她实在难以再叫出口,且也不知道他带李襄韵一起,是不是为了拒绝秦心柔,他是如何介绍李襄韵的,她又该怎样称呼李襄韵,所以,除了单独跟秦心柔行了礼打了招呼,其余人她只是牵唇笑笑。

    不同于白日的装扮,今夜的秦心柔穿着一套上好的粉色云锦裙、精致的小绣花点缀,发式梳得一丝不苟,妆容精致得丝毫瑕疵没有,明眸善睐、朱唇如丹,美得明艳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秋波流转,睃了卞惊寒一眼,黄莺般的嗓音出口:“走吧,夜市已经开始了。”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