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深顿时就有些风中凌乱了。

    一时不知该回忙,还是不忙,因为根本没有吃透他这句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原则上,他不是应该对他斩钉截铁拒绝进房的回答很满意才对吗?可这话、这语气、这态度,怎么像是完全相反、极为不悦呢?

    “奴才......”

    不知如何回答,便不敢轻易回答。

    卞惊寒冷飕飕瞥了他一眼:“你有在这支支吾吾的功夫,事情早办完了。”

    管深一怔,所以,这个男人的意思是———让他别磨蹭,快去那个可怕女人的房间?

    天,不会吧?

    他难以置信,也不敢轻易相信,唯恐是自己误会了他的意思,那就死翘翘了。

    可自己一直不回应也肯定会让这个男人生气,只得硬着头皮道:“奴才正准备下楼安排晚膳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天黑了吗?”男人问。

    管深:“......”

    汗流浃背啊。

    所以,他没有猜错,这个男人的意思就是让他去那个女人的房间?

    “还.....还没黑,奴才.....奴才见王爷腿上有伤,想让客栈厨房炖点补汤,炖汤需要时间,所以....所以就想着早点去安排......”

    边说,边拿眼尾偷睨着男人脸上的表情,见对方已经明显不耐,他赶紧接着道:“不过没事,奴才等会儿再去也行,先去看看吕姑娘有何吩咐。”

    见男人闻听此言后,瞥了他一眼,转身进了自己的房,他才微微松了一口气下来。

    这还真让他去呢。

    转首,女人早已不在门口,进了厢房,他敛了敛心神,迈着沉重的步子过去。

    门是开着的,但他还是敲了敲。

    女人站在房中的桌边提壶倒水,回头见是他,笑了笑。

    因为她带着面巾,整张脸入眼的就是一双眼,而且她眼睛又大又黑亮,突然这般一笑,就像是十五的月满盘突然弯成了初一的新芽儿,让管深差点腿软。

    那般好看!

    可就是因为好看,才让他气短,当即生出一种这个女人又要谋害他的感觉来。

    原本门已是开着的,他还是回身将门拉到最开的状态,也不上前,就站在门里边的位置,问她:“不知吕姑娘要给什么管深看什么?”

    见他戒备成这样,好似她是洪水猛兽一般,弦音又忍不住弯了弯唇。

    管深皱眉:“吕姑娘能不能.....不要一直笑?有什么事情就请直说,有什么要给管深看的就快点拿出来给管深看,管深还要下去安排王爷跟大家的晚膳。”

    弦音点点头,“嗯。”

    看来,上次给他造成的心里阴影不小呢。

    放下水壶,伸手拿了包袱,自里面取出那套肉色的里衣,抖开,提着在身上比了比:“那日我其实穿的是这身,所以请管家大人不要有任何心里负担。”

    管深错愕,一时傻了眼。

    然后,弦音就看到各种丰富浓烈的表情从他的脸上一一走过,最终大松了一口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那日,我急于出去,才用了此法,给管家大人带来了困扰和麻烦,我在此跟管家大人道歉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想想,其实管深对自己还是很不错的,虽然排斥吕言意,但是对弦音很好,想着自己马上要离开了,心里生出几分戚然来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