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三人自府衙分了手,秦义回家,卞惊寒和弦音回客栈。

    下了马车,弦音没有立即进客栈,而是去了边上的那家药铺。

    卞惊寒以为她又要去买那假孕药,为了夜里对付那会医的七公主,当即怒了,一把攥了她手臂:“你知不知道那药对身体的损害有多大?”

    弦音将他的手拂掉:“那也好过将来流.产.堕.胎对身体的损害吧?”

    卞惊寒一怔,一时没明白她的意思,反应了一下才恍悟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不是买假孕药,而是买避子药?

    汗。

    再次拦了她:“不用吃那药,不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弦音见他说得那么肯定,又想起他的行径,心头的那口气还没平,又被他挑了上来,便冷冷一笑,回道:“王爷的意思是,自己压根就没进去,没把我怎么样?还是说自己在最后的关头拔了出来,没有将东西弄在我的里面?”

    卞惊寒一口气没提上来,直接被自己呛到,握拳掩唇“咳咳”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这个女人讲话还能更......更通俗点吗?

    弦音自是知道他被她的大胆言语吓到了,也不理会。

    他敢做,她还不敢说吗?

    “如果是前者,说明王爷就是个敢做不敢当的混蛋,如果是后者,说明王爷就是个深知怎么让自己爽了,又深知怎么不留任何后遗症的惯犯!”

    卞惊寒:“......”

    摇摇头,这个女人真是、还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,什么叫让自己爽了?

    他哪里爽了?

    见边上不少人看过来,他蹙眉,将她拉到一旁,压了几分声音道:“本王都没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的膜是自己破的?那桌布上的血真的是王爷的腿伤?”弦音怼得也快。

    卞惊寒汗,差点都要捂她嘴了。

    连“膜”这样的字眼都能说了出来,真真是他见过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很不自然地轻咳了两声,“本王的意思,不是说没进去,而是说......没全部进去,连......动都没有动,就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弦音闻言,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本想怼他一句,所以,你的意思是你旱泄,还是你破了人家处子之身后突然良心发现,然后悬崖勒马?

    终是不想逞这些口舌之快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肯定,便也不打算买紧急避孕药了,转身回客栈。

    一前一后上了二楼,管深正好从厢房里面出来,见到他们二人,连忙迎上前: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然后又不情不愿、不冷不热、不正不常地跟弦音打了声招呼:“吕姑娘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吩咐他:“聂弦音那丫头不是走了吗?让吕姑娘睡她那间厢房。”

    管深闻言,心里顿时就不悦了。

    这瘟神女人又来?

    可主子吩咐,他也没办法,只得颔首领命,却连个“是”字都不愿说。

    弦音自是知道他心中所想,也不以为意,问他:“请问哪间?”

    管深又不情不愿、不冷不热地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间厢房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弦音拾步走过去,走到门口,想起什么,又顿住脚,回头,“管家大人能来一下我房间吗?我有样东西想单独给管家大人看......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就被管深吓得急急打断:“不能!”

    房间?单独?有什么是需要进她的房间单独给他看的?

    上次的余悸到现在还没有消呢,他可再也不敢了,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,绝对不能又给葬送了。

    “你很忙吗?”卞惊寒凉凉的声音传来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