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刚准备说,一块桌布而已,还给那厮便是,可还未及开口,就只见眼前墨袖一晃,手中的桌布已是被人夺了去。

    是卞惊寒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也紧随其后响起:“启禀大人,此桌布并非吕姑娘偷的,而是草民当时小腿受伤,需要东西包扎,所以就拿了这桌布......”

    边说,卞惊寒长臂一甩,抖开桌布。

    桌布上一抹殷红刺目。

    弦音耳根子发热,略略撇了视线。

    前方知府望过来,卞惊寒又撩开前袍角,撸起裤管,将自己小腿上在双鹿堂救弦音时受的伤露出来给众人看。

    知府皱眉,沉声道:“就算有伤包扎,也不能随便拿人家的桌布,不问自取便是偷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也没打算跟他多费口舌,直接认错:“草民知错,只是这桌布已然被草民的血所污,再还回去也不合适,草民愿意以银两赔偿。”

    边说,边收起桌布,很自然地拢进袖中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爽快,知府倒有些意外,毕竟方才一文钱的阴影还在。

    想起报官之人正好还在客厅,便示意边上师爷去请,毕竟愿不愿意接受以银赔偿,且赔多少银子满意,还得原告,也就是失主本人说了算。

    末了,继续朝卞惊寒道:“你所犯是偷窃之罪,赔偿是最基本,也是必须的,但是,按照我午国律法,为了惩戒,以防偷窃者再犯,也为了以儆效尤,还得再罚偷窃者三十大板。”

    说完,当即吩咐左右衙役:“拉下去!”

    弦音一震。

    卞惊寒亦是没想到会如此。

    见两个衙役上前,作势就要攥他手臂,他蹙眉蓦一挥臂,轻松避开,正欲开口说话,便听到秦义的声音自老远先响了起来:“且慢,且慢!”

    众人都循声望去,只见秦义随着师爷快步进来,一脸的喜色,看到弦音开心唤了声:“绵绵”,又唤了卞惊寒一声“大哥”,并未等二人反应,便转身对着前方知府抱拳一揖。

    “大人神速啊,这么快便找到他们了,谢大人,行了,本王撤诉,大人退堂去忙别的吧。”

    知府:“......”

    众人也是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秦义只得解释:“是这样的,上午他们二人离开得匆忙,本王忘了问二人住在何处,本王想寻他们没处寻,便想到了大人您,本王想吧,官府找人肯定要比本王效率高,一来,人手多,二来,路子广,三者,有经验,事实证明,本王想的没错,果然如此啊!再次谢过大人!”

    知府:“......”

    众人:“......”

    就连弦音都觉得无语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所以,这厮将她以偷窃之罪告上官府,只是为了借助官府的力量找到她和卞惊寒?

    当然,最无语、最为光火、最觉得不可理喻的,还是知府。

    今日一连两个案子,一个为了一文钱,一个为了寻人?

    简直了!

    将堂堂京师府衙当什么地方了,将他当什么人了?

    特别是后一个,竟然是报假案,利用他们去帮着寻人,当京师衙门的人是他家家丁,还是府兵了?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