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颔首鞠了个礼,抬眸平视前方,坚定开口:“民女吕言意,状告......他!”

    侧首,扬手一指,指向身侧的卞惊寒。

    “状告他何事?”知府又问。

    状告他趁我酒醉,对我用强,夺我清白。

    弦音眼睫轻颤,在心中组织着语言。

    见她好一会儿未开口,上方又“啪”的一声惊堂木一拍:“状告何事?”

    弦音敛了心神,启唇开口:“状告他欺人太甚,明明是从民女钱袋里掉出来的一文钱,他一把用脚踩住,然后非要说是他的,不给民女,强行占为己有。”

    知府:“......”

    众衙役:“......”

    就连卞惊寒,亦转眸朝她看过来。

    弦音抿了唇,目不斜视,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心里却忍不住骂娘,妈蛋,终究是自己不争气,不想他的身份真的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上头知府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朗声确认:“你说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,一文。”

    众人再次汗倒。

    知府的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,手中惊堂木再次一拍,怒道:“就区区为了一文钱,你击鼓鸣冤,让本官升堂?”

    弦音表示不服:“大人,一文钱也是钱啊!”

    知府怒气更甚。

    看两人锦衣华服的,还以为是什么大案子,竟是为了一文钱。

    女子戴着面巾,看不到真容,只知身段极好,男子却是看得真切,风姿阔绰、且自带气场,怎么的也非富即贵,竟然......竟然为了区区一文钱,两人对薄公堂!

    一文钱的案子,别说他知府衙门了,就是县衙,也不会受理吧?他升个堂、师爷做个案件记录卷宗什么的,都不止一文钱!

    当然,这些话他没讲出来,毕竟是父母官,言行还是要谨慎的。

    而他的这些心理,自是尽数落入弦音的眼底。

    尼玛,她也不想说一文好吗?她也恨不得就势狠狠敲一笔,说百两千两甚至万两的好吗?

    但是,不行啊,牵扯金额大,不就真的要审理过堂了吗?一旦入案件卷宗,就得调查,还不是会暴露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前方惊堂木又“啪”的一声,吓了她一跳。

    知府沉声开口:“一文钱的事,要么你们私下解决,要么,本官就直接判了,你!”

    扬手一指,他直直指向卞惊寒:“还她一文钱,毕竟你堂堂七尺男儿,而人家,只是一个妇道人家,正所谓......”

    “谢大人,草民愿意赔给她十文。”一直沉默不语的卞惊寒忽然出声,将知府的说教打断。

    十文?众人再次一怔。

    为了将一文占为己有,被人告上堂,如今判他归还一文,他又主动要还十文。

    不是有毛病,就是吃饱了撑着,又或者,故意戏弄公堂。

    知府黑了脸:“你们私下解决,退堂!”

    “谢大人!”

    见知府已经愤然离座而去,卞惊寒先起了身,伸手作势就要扶弦音,被弦音蓦地站起避开。

    见她冷着小脸,卞惊寒也不以为意,将空落的手收了回来,唇角一抹弧光浅浅。

    他知道会是这般结果,他知道她不会真的要告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知道,她不告并不是因为她不敢告,怕一个女人名声不好,而是因为他,因为不想暴露他的身份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