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从茅厕里出来,见卞惊寒等在树下,也未理他,径直经过他的身边往外走。

    卞惊寒也不以为意,拾步跟上,见她肩上背着个包袱,他“咦”了一声,“怎么多个包袱出来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吗?取点东西。那日临时有点事,嫌包袱碍事。”弦音头也未回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将它藏在人家茅厕?”语气满透着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弦音停住脚,回头:“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那种地方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种地方怎么了?如果王爷把一天不进那种地方,算王爷有本事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:“......”

    弦音也未再多言,将肩上的包袱取了下来,打结的地方也没解,就直接在里面掏啊掏,掏出一套什么衣服出来,扬臂就扔向他。

    卞惊寒伸手接住。

    滑凉的衣料入手,他垂眸,赫然是一套里衣,只是这颜色......

    黄不黄、白不白的,就像是人的皮肤一样,若穿在身上,岂不是像没穿衣服一样?

    蓦地,他眸光一敛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所以,她是穿这套衣服骗管深的?

    他想起那日在这双鹿堂,逼问管深时的情景,他问管深看到了什么,管深说自己什么都没看到,他当时还气得不行,既然都看到她没穿衣服,又如何叫什么都没看到?

    如今看来,管深的确没有撒谎。

    穿肉色的里衣吓管深,他笑着摇摇头,此等办法,怕是也只有这种女人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抬眸,见女人已出了双鹿堂的门,他唇角一勾,拾步跟上去。

    “还去府衙吗?”他问。

    弦音汗,这话问得......

    就知道他不敢,不想去了是么?

    心一横:“当然去!”

    谁知,他回得也快:“好。”

    话落,将那套里衣还到她手里:“装好,回去给管深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要给他看?”弦音没好气地回道。

    她扔给他看,是因为气他说她是下.贱.胚,说她毫无底线,说她为了逃走,不惜将自己的身子给管深看。

    “管深都被你吓出了毛病,你当然要给他看,给他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他可不希望别的男人一直觉得自己看到了她的身子,管深也不行。

    弦音没再理他,兀自将里衣塞进包袱。

    若管深真被她吓出了心里阴影,她给他看看这套衣服也无妨,毕竟,始作俑者是她,她得负这个责任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马车旁边,弦音刚准备将踏脚凳放下来,身子已是一轻,卞惊寒又直接将她抱了起来,放到车厢里面:“省得麻烦,为你节约去府衙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搞搞清楚,她去官府告的人可是他,他一副局外人的姿态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是不是吃准了她不会去,就只是嘴上说说吓吓他而已?

    尼玛,天生反骨,这口气她还真就赌上了。

    马车再次行了起来,这次没走多久,就停了,卞惊寒的声音透帘而入:“府衙到了。”

    弦音撩开车幔,石狮双立,石阶绵延,巍峨庄严的建筑物入眼,真的到了午国京师的府衙前面。

    她跳下马车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