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微风撩起窗幔,窗外的风景时不时入眼,见马车正路过双鹿堂,弦音忽的想起一件事,连忙大声喊道:“停!停车!”

    卞惊寒不知发生了何事,见她喊得急切,也不敢有丝毫耽搁,赶紧扯了缰绳:“吁!”

    马车刚一停稳,弦音就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还没到府衙呢。”卞惊寒莫名。

    “取点东西。”弦音径直朝双鹿堂的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卞惊寒见状,也飞快下车,将缰绳朝边上的一棵树上一绕,就大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好在大门开着,门口正无人,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走了进去,卞惊寒不知道她要做什么,刚准备开口问,就见她进了旁边的一间茅厕。

    卞惊寒汗。

    还以为何事呢,原来是内急。

    稍稍走开几步,跟女厕拉开了一些距离,他长身玉立在一棵树下,等着。

    “羌老爷?”

    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男声。

    卞惊寒一怔,回头。

    是一个男人,有几分眼熟,正几分惊讶、几分不确定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在看清他的眉眼后,对方面上一喜:“真的是羌老爷,羌老爷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卞惊寒这才想起自己的这几分眼熟来自哪里,那日拍卖会在台上递笔给他签字的人是他,后来他跟秦义在打斗的时候,来找李襄韵和管深说什么的人,也是他。

    想来应该是廉如开的手下,也是这双鹿堂的一个管事的。

    遂微微一笑,回道:“等人。”

    边说,边扬袖指了指不远处的茅厕。

    对方愣了一下,旋即明了,笑着点头:“哦哦哦。”

    “刚好路过双鹿堂,然后......所以就这样贸然进来,实在不好意思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”对方连连摆手,“人有三急嘛,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忽然又想起什么,“对了,羌老爷留下的那五十两银票我们收到了,羌老爷实在太客气了,两张旧椅子和一个墙洞而已,我当时已跟羌夫人说过了,没事,谁知羌老爷还是留了银票下来。”

    这次轮到卞惊寒怔了怔:“五十两?”

    不应该是五百两吗?

    当时他身上最小面额的就是五百两,而且,他正在气头上,也不想找管深和李襄韵拿,所以就干脆了留了一张。

    “对,五十两银票,是羌老爷留下的吧?当时那间厢房.....”

    “是我留的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瞬间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时他留下银票离开,某个女人可是还跪在厢房里面呢。

    用五十两将五百两换掉,是她的风格。

    意识过来这一点,似乎另一个问题也有了新的答案,所以,雪府水是她自己买的?

    挑挑眉尖,回过神来,才发现男人正跟他告辞,他含笑颔首:“您请忙。”

    男人转身离开,走了几步又停住,回头:“羌老爷的头发是.....”

    卞惊寒眸光微微一敛,想起自己应该是白发的,毕竟羌老爷在他们商界就是以白发闻名,而自己今日可是一头乌丝。

    “染的,染得如何?比起白发,是不是显得年轻不少?”他笑着回道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