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生第一次尝到脑中忽的一白的滋味,他瞬间忘了想了一路的开口该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对方先出了声:“我是不是喝醉了?”

    他怔了怔,点头,有些意外,也有些懵惑,视线没有离开她的脸和眼,不想放过她任何一个微末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难怪,”对方抬手“啪啪”拍了拍自己的额头,“难怪头那么痛,就像是被撕裂了一般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眸光闪了闪,心虚得厉害。

    特别是听到撕裂二字,自然而然就想到了下面。

    “宴席结束了吗?这是哪里?”女人又抬手撩开马车的窗幔,探出脑袋前后瞅,瞅完问他:“王爷带我来这种地方做什么?”

    卞惊寒就更加懵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是宿醉之后不记得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一直紧绷的那根弦忽的就松了几分,可莫名地又生出几分怒意来。

    更莫名的是,后者明显比前者强烈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这个女人都被人那样了,竟然什么都不记得!

    “王爷为何一直不说话?”

    女人疑惑的声音再度响起,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听你说。”不知该说什么,他只得如是回了三个字。

    你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吗?

    这句话在胸腔里面激荡,一直往喉咙里窜,几次都到了嘴边,愣是没出来。

    对方也未深究,蹙着秀眉,似是还是很不舒服的样子,又歪倒在车厢里:“还是很困,王爷能回客栈吗?我很不舒服,就想睡舒服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,现在就带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开口说了第二句话,语气是从未有过的,连他自己都未觉察到的温和。

    躬身上前,他探了探她腕上的脉搏,见她已阖上了双眼,他又拿了马车里的两个软垫枕在她头的两侧,以防马车一颠簸起来,她的头撞到两边的车壁上。

    这才出来拉了缰绳准备驾车,女人的声音蓦地又透帘传出:“路过中心市场的时候,麻烦王爷停一下,我要买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早上他们来的时候,经过中心市场的。

    他“嗯”了一声,甩鞭打马走起。

    没多久就到了热闹喧嚣的中心市场,卞惊寒找了个地方靠边将车停下来,以为她肯定睡了过去,刚准备撩帘唤她,她正好从里面出来,差点撞上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王爷稍等。”

    跳下马车,她环顾了一圈,见路边上有几个卖苦力的男人等着人叫工,她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卞惊寒一直看着她,本打算如果她走得远,就跟着,见她一直在视线里,便坐在马车上等她。

    只见她从袖子里掏出一些银子给几人,然后,跟他们交代着什么。

    卞惊寒正疑惑,见她扭过头来朝他招手,示意他过去,他猜想着定是银子不够了,或者自己舍不得掏,让他过去付银子。

    心下自然是甘愿的,他跳下马车,拾步过去。

    刚一走近,猛地眼前一黑,一个麻布袋兜头闷下来,他都还未来得及反应,拳头和一些人的脚就雨点一般落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女人的声音透袋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制住他的手,还有他的腿,他会武功,不能让他的手脚动,不能让他施展武功,对对对,就这样,其余人负责打,狠狠打,只要莫将人打死了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