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卞惊寒闻声抬头,见到是他,没有理会,径直抱着怀里依旧还在昏睡的弦音从走廊上下来。

    秦义俊眉微蹙,迎了上去:“绵绵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喝醉了。”卞惊寒脚步不停。

    喝醉了?

    他记得她就只喝了一杯醪糟啊,醪糟又不会醉人。

    卞惊寒眼梢一掠,瞥见他一脸疑惑,便主动开了口:“日后不要再让她沾酒,她是醉酒体质。”

    秦义怔了一下,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点点头,亦步亦趋地跟着:“那就让她在这里休息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放心。”卞惊寒回得也快。

    秦义嗤笑:“有何不放心的?我们两个连孩子都有了,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觉得一脚不够,还想我给你再来一脚?”卞惊寒蓦地侧首,寒眸寒声,将他的话打断。

    秦义眼睫一颤。

    卞惊寒抱着弦音出了大门。

    见门口的树上拴着一辆马车,卞惊寒一手抱着弦音,腾出一手,从袖中掏出一锭银子,回身扬手抛向秦义:“八王爷的马车我买了。”

    银子直直朝秦义的眉心而来,

    秦义瞳孔一敛,赶紧抬手去接。

    幸亏他眼疾手快,最主要的是会武功,饶是如此,他险险接住银子的时候,银子离他的眉心也不到两指距离,换做常人,会是什么结果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这男人分明就是故意的,就不怕砸死他?

    秦义气结,垂眸看向手中。

    是一锭整银。

    抬眼正准备说话,发现对方已经将怀里的人放到了车厢里,正猫腰从车厢里出来,漆黑如墨的袍袖里露出的一抹亮紫特别打眼。

    他识出来,那应该是他们方才出来的那间厢房里的桌布。

    那可是他从他四哥那里要的,听说是哪个边国进贡的上好金蚕丝织成,他印象深刻,所以,一眼就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汗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竟然将他的桌布给顺走了!

    “喂,你.....”

    话还未出口,马车已被对方驾着跑起,他连忙拾步去追,却依旧没能追上。

    娘的,向来只有他坑蒙拐骗偷别人,没想到今日竟被人上门给偷了,奇耻大辱啊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卞惊寒驾着马车往如意客栈的方向直直而去,行至半路,又觉得不妥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个女人几时能够醒来,不同于寻常女子,依照她的性子,醒来后,定然不会善罢甘休,客栈人多,可能会闹得很难看,所以......

    在一条分岔路的时候,他扯了缰绳,改了方向,朝另一条路而去。

    这件事必须他们两个人单独先解决,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。

    行至一块农田的地方,他让马车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样漫无目的地跑下去也不是办法,而且,马蹄纷沓、一路颠簸,也只会让心头的燥意更甚,不如静一静,等她醒来。

    撩开车幔,本想看看她有没有被颠簸得磕撞到哪里,却赫然发现,她不知几时已经醒来,正盘腿坐在车里,闭着眼睛,双手在按揉自己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他呼吸一滞,本能地就想趁她还没睁眼,松开手里撩起的门幔,然,他还未付之行动,对方已经将眼睁开。

    彼此的视线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对上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