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厢房里

    卞惊寒将两人都收拾干净,衣服都穿好,弦音还没有醒。

    他便开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走去走来。

    第一次,觉得自己乱了方寸。

    心口激荡着很多陌生的情绪,强烈得无以名状,也强烈得让他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对什么无所适从,不论人,或者事,他还真的从未有过,从未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此刻,他就是真真切切地失去了主张。

    等她醒来,该怎么面对她?以后该如何跟她相处?这些他都不知道,方才那一刻,他就是凭着一股心火,他就是气得发狂,他就是疯了一般想要将她变成自己的。

    他的确得偿所愿了,激动在所难免,甚至到现在他都还未平息,无论是狂跳的心,还是高昂的身。

    这间厢房应该无人住,茶壶里一滴水都没有,铜盆里也没有水,他想要喝口凉水,洗把冷水脸都不行。

    唯有走来走去,走去走来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“两千零五十,两千一百,两千一百五......八爷,加上这些碎银,估摸着怎么的也得有两千五百两吧。”

    八一好久没见过这么多银子了,激动得有些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八二更是朝秦义竖起了大拇指,对其佩服得五体投地:“太子殿下说他不打算给的时候,奴才还在想呢,他们肯定是事先商量好了的,大家都不给,没想到八爷招儿真多,一招不行,又来一招,招招制敌。”

    八二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秦义兜头一个爆栗敲下来:“你个不会说话的东西,谁是敌呢?”

    八二吃痛护头,嘻嘻嘻笑:“奴才说错了,奴才说错了,不是招招制敌,是招招制友,不对,是招招制亲。”

    秦义面色忽然就黯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幽幽叹出一口气:“是啊,骗来骗去,还不是骗这些亲人,他们各个人精,甘愿上当,还不是因为爷是他们兄弟。”

    八一八二春兰闻言,都愣了,互相看了看,皆心头大喜。

    这么浅显的事情,终于明白过来了吗?

    所以,这是幡然醒悟了?

    说实在的,他们不在乎荣华富贵,不然也不会对他不离不弃,但是,还是非常非常希望他能改邪归正、有一番作为,坑蒙拐骗这种事情不能干一辈子,庶人也不能当一辈子不是。

    “所以,八爷打算.....”

    八一准备问,打算用这两千多两银子做点什么,话还未说完,就被秦义打断:“嗯,爷的确有打算,不能光坑自家亲人了,打明儿起,骗那些不认识的人去。”

    八一:“......”

    八二:“......”

    春兰:“......”

    看着三人傻眼的样子,秦义唇角一勾,伸手自八一手中抽了一张银票,起身,衣袍翩跹,往花厅外走。

    “八爷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找爷的绵绵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一路疾走,快到大门口的时候,秦义忽然听到身后右侧无人住的厢房传来开门的声音,他一震,回头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赫然入眼,确切地说,是一男抱着一女,从厢房里出来。

    他眸光一敛,甚是吃惊:“大哥,绵绵......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