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弦音是痛醒的。

    短暂的昏睡、骤然的疼痛,让她这样猛一醒过来,还有些不知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片刻的懵怔,惺忪间,男人似是没穿衣服的身子入眼,她才惊觉过来正在发生着什么,大惊大骇,又加上大痛,一张脸煞白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她难以置信地看着身上的男人,脑中昏沉,也脑中空白,她甚至找不到语言,也找不到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个混蛋、这个混蛋竟然趁她昏睡之际强要了她?!

    她被自己的这个认知搞得差点崩溃。

    而让她更崩溃的是,这样的时候,她竟然又管不住自己的意识和眼皮了,又想睡。

    困意袭来,下面的疼痛似乎也淡薄了去,她试图强撑,却终是眨巴了几下眼,再次沉沉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这次轮到卞惊寒懵了。

    其实所有的火,在方才将她撕裂的那一瞬间已然炸开,他反而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当然,也可能是疼痛让他清醒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就是痛得大汗淋漓,毕竟都是人生的初尝,而且,她还......还是在睡着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其实,也是到这时,他才发现她是真的睡着了,而不是故意装出无谓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是,如此情况下,还能睡着,这个女人的心到底有多大?

    这也让他感觉到了一些挫败,更让他生出了几分狠。

    哪怕自己痛,也要弄醒她、痛醒她!

    就在他绷着神经,准备深入的那一刻,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,连忙停了动作,伸手探上她的腕。

    突突飞快的脉动入上指尖,他瞳孔一敛,震惊。

    醉脉?

    这个女人竟然醉酒了?!

    犹不相信,他又探向她耳后的脉门。

    还是醉脉。

    卞惊寒汗。

    他记得她就只喝了一杯,还不是酒,只是酒度很微的醪糟,竟然就醉成这样。

    看来,她是医书上写的那种罕见的沾酒必醉的体质。

    得出这个认知,他又想起方才她一直皱眉,一直很痛苦的表情,她还跟他说过,她难受......一下子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,不知该怎么办了?

    抽身而出的同时,他看到桌布上的那一抹殷红,如怒放的冬梅一般妍艳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这边花厅里,气氛沉闷。

    本也不是他们这些人会吃的饭菜,又加上被这样的一出一搞,大家几乎没人动筷。

    作为主人的秦义一副沉默不语、怏怏的模样,让大家更是尴尬得很,没多久就纷纷提出了告辞。

    秦义也没挽留,也未有恭送的意思,没做声,一副颓废至极、生无可恋的模样。

    自是太子秦羌走在最前面,走到花厅的门口,想想还是停住了脚,然后自袖袋里掏出一张银票放在门口边上的案几上。

    “去将她寻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见他如此,身后的其他王爷公主,也不能不表示,纷纷解囊放银票或银两。

    待所有人离开,脚步声彻底消失不见,秦义才从座位上起来,看着案几上一摞银票和银两,大步流星上前,开心地唤八一八二:“快,快数数有多少?”

    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颓废之貌?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