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二哥,我没有看错吧?这是当着我们的面打八弟吗?”六王爷最先反应过来,也最先表示出了难以置信和激动愤慨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也太目中无人了吧?”四王爷也惊讶出了腔。

    七公主上前,将秦义从地上扶了起来:“八弟,没事吧?”

    秦义没做声,脸色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六王爷见端坐于位的秦羌没做声,实在忍不住了,直接吩咐身后的两个随从:“还不快去将人给本王拦住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两个侍从领命。

    正欲去追,却是被秦义蓦地厉声喊住:“追什么追?”

    那两个侍从闻言便停了下来,征询的目光看向自家主子,那这到底是追,还是不追?

    六王爷心头怒气难平,斥责二人:“做什么还不去?本王还从未见过如此嚣张之人,今日不给点厉害他看看,还以为我午国皇室的人好欺负!”

    两侍从正欲再度出门,却是再次被秦义冷声制止:“都说了不要追了!到底是人家欺负我们,还是我们欺负人家呀?”

    众人:“......”

    见一向玩世不恭、嬉皮笑脸的秦义少有的黑脸,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秦义还在愤愤:“六哥,如果七姐日后出嫁,夫家人这样对七姐,六哥会怎么做?就任由对方羞辱,任由七姐跪?”

    一句话问得六王爷哑了口。

    秦义又转眸看向秦羌:“二哥,我知道你看不上绵绵,瞧不起绵绵,但是,她既然已经成了你弟弟我的女人,就算看在我的面子上,二哥也不应该为难她吧?”

    秦羌眸光微敛,秦义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“已经说了见面礼只是一个形式,给多给少全凭二哥,又没有狮子大开口朝二哥要多少钱,哪怕给一文,也是见面礼,对吧?二哥贵为太子,是没钱的人吗?是在乎钱的人吗?二哥不给也就算了,还让人家跪下来,你让人家心里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就算绵绵没有尊贵的身份,不是出身名门,但人家也是个人吧?二哥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下跪,不是在折辱她吗?何况她还有孕在身?为了我,她忍了,她也跪了,可是人家大哥岂能忍?让绵绵跪,无异于让她大哥跪,折辱绵绵,无异于折辱她大哥,不管换你们当中的谁,你们也不会咽下这口气吧?踢我一脚是轻的了,你们还想把人家怎么样!”

    众人汗。

    全场静寂。

    秦羌抬手扶额,他其实只不过见他们二人为了要银子什么招儿都使上了,故意也摆一道为难为难她而已,看如今情形,他似乎铸成大错、摊上大事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这头,卞惊寒半拉半拽半拧半挟着弦音一顿疾走,直直朝大门口走去,见大门口有不少秦羌的府卫在看守,他又猛地转身往回走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见边上有个走廊,走廊上并排有几间厢房,他又将人扯着上了走廊,一脚将第一间厢房的门踢开,卷了手中的人进去,同时一脚将门踢上。

    然后将人抵在门板后面,杀气腾腾地逼视着她:“吕言意,你还有没有一点羞耻心?有没有一点底线?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