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汗。

    秦义也没给她说话的机会,继续道:“那是你大楚,我们午国可没这规矩,再说了,二哥不是才给了五百两吗?”

    弦音转眸,见在场的众人都看着自己,那一脸的鄙夷哟,她......她......

    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,凑近某个无赖:“这就是你说的,无论你说什么,我只要配合就行?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不是见面礼的问题,而是不给于理不合,最重要的,是不吉利,那......”

    秦义接得也快,接完,就转眸特别为难、特别不知道该怎么办地看向太子秦羌。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......

    然,秦羌云淡风轻地端起杯盏,啜了一口酒,就像根本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一样,直接无视。

    汗,连弦音都觉得尴尬了。

    秦义却是挑挑眉,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另一只没有端杯盏的手顺势揽了她的肩,将她朝自己面前一搂,头凑在一起,做出一副在说服她的样子。

    压低了声音道:“你道行高,你出马,必须让二哥掏腰包,他不掏,后面的人都会跟着的,那我今日就亏大发了,这一场家宴成本可不低啊。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是真心无语。

    而且头隐隐有些晕乎乎的,像是有些微醺了。

    醪糟没多少酒精的呀,而且,她只抿了一口,在现代,她可是经常食酒酿呢。

    落在她肩上的大手捏了捏她,她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快去呀。”

    弦音心里无声一叹,好吧,反正她也想借个什么机会读读对方的心里。

    遂端了杯盏重回到秦羌的桌前,嫣然一笑道:“太子殿下,绵绵单独敬您一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等秦羌反应,自顾自撩了面巾,端起杯盏将里面的醪糟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将空杯盏给秦羌亮了亮,她再度笑着开口:“真心不是绵绵贪财,也不是绵绵胡说,在我们大楚,确有此规矩,见面礼多少只是一个意思,随便对方给,但,一定要给,不然,日后二人生下的孩子,如是女孩,可能会带体味,若是男孩,则会臭脚,当然,这只是那么一说,真实与否,也无人去深究。”

    弦音一边说,一边注视着对方的眼睛,特别在自己说到体味和脚臭的时候,她更是一瞬不瞬。

    然而,并未有什么特别的发现。

    头却似乎更晕了。

    尼玛,还真醉了,她竟忘了这幅身子不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抬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,却丝毫没有减轻。

    秦羌也终于出声了:“本宫和在座的各位都不缺银子,既然是规矩,那定然要按照规矩办,只不过,在我午国,也有一个规矩,就是女方跟男方的家人第一次见面,承男方家人见面礼的时候,都必须跪着承的......”

    弦音正感觉到天旋地转,耳边嗡嗡嗡的,也没怎么听进去他在说什么,一股晕眩上来,她脚下一软,跌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全场震惊。

    包括秦羌,也包括秦义。

    只不过,前者跟众人震惊的点是一样的,这个女人竟然毫无底线、毫无尊严到这种程度,他话都没说完呢,她跪得那叫一个快并干脆。

    而秦义意外的是,她一个女人,竟然跟他一样豁得出去,哎呦喂,如此一路货色,他喜欢嘿嘿。

    正躬身准备假意扶一下,一道身影不知从何处窜出,他甚至都没看清楚是谁,就感觉到自己胸口一痛,被人重重踹了一脚,他踉跄后退好几步都没能稳住自己的身子,跌到地上的那一刻,他才看清是谁。

    “大哥......”

    男人一身杀气,眸中寒气吞吐,剜了他一眼,径直扯起跪在地上的女子,拽着就走。

    众人都被这突如起来的一幕惊住,待回过神来,如同杀神一般的男人已经拧物件一样的将女子拧出了门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