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吃了假孕药,一番探脉下来,自是喜脉正常。

    见到如此,秦义那是完全吃了定心丸,端了酒盏起身,并吩咐春兰:“将上次从四王爷那里拿的大补醪糟取来。”

    将弦音的杯盏里倒上醪糟,递给弦音:“走,绵绵,陪我敬酒去。”

    弦音欣然接过,正合她意呢。

    方才大家举杯共饮,可能有的人喝了,有的人没喝,一个一个去敬,就可以完全确保每一个人都喝。

    再者,若是谁因为‘还素水’的原因,狐臭出来了,近前敬酒,便可以第一时间嗅到。

    还有,说不定自己的读心术能派得上用场。

    太子秦羌坐最上方的位置,自是从他那里敬起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走过去的时候,秦义想起刚刚探脉一事,忍不住凑到弦音的耳边:“干脆以后我们合伙干吧。”

    弦音一脸懵懂:“什么?”

    秦义笑,再次凑到她的耳畔:“别装,明显你比我专业,连脉搏都事先做了假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她这是防患于未然好吗?

    “真的,考虑考虑呗,”秦义用自己的胳膊蹭蹭她的胳膊,又一次凑到耳边,“如果我们合伙,双剑合璧,一定天下无敌。”

    弦音白了他一眼:“双jian合璧,哪个‘jian’?”

    秦义眉眼一弯:“贱人的贱。”

    弦音“扑哧”一声笑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走,一边咬着耳朵的画面自是落入众人的眼底,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,但是,从最后那扑哧一笑中,不难看出定是在说很开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其实,他们压根不看好这两人,但凡正经的女人,又有谁会还未嫁人就先怀上了,而且,他们也了解他们老八的性子,根本还没定性,花花肠子一堆,每天都有新花样,怎么可能用情在一个女人身上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又一致觉得吧,如果真当上了父亲,或许能让他们这个玩世不恭、不务正业、只会让他们头痛头大的老八收敛一些性子。

    所以,大家的心态都是,姑且看之任之吧,反正他们的父皇也不管不是。

    然,却有一人手中铜铸的杯盏都被捏得变了形,而自己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那便是卞惊寒。

    秦义带着弦音来到太子秦羌桌前,笑得一双桃花眼潋滟无比:“二哥,多谢你那五百两银子哈,不然,这家伙此刻就不可能安然无恙地在她娘肚子里了。”

    边说,边隔着衣物摸了一下弦音的腹,“其实,绵绵也不是真要那五百两银子,她只是怕孩子生下来吃没得吃,喝没得喝,穿用都没有,所以才如此,那五百两绵绵并没要,我都用在家里的开销上了,虽然已经所剩无几,但我今日也定不会再跟二哥要银子。”

    秦羌亦是弯唇,“我也没打算给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这兄弟俩,还都真直接。

    让她意外的是,计划未得逞,秦义竟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端了杯盏:“我先干为敬。”

    仰脖一口饮尽。

    见秦羌也端酒喝了,弦音端起杯盏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二哥吃好喝好!”

    打完招呼,秦义示意弦音一起去敬下一桌,转身离开的时候,忽然问弦音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弦音一怔,在想,她没说话啊,又见秦义凑到她的面前,将耳朵递给她,弦音莫名,只得低声问他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秦义直起身子,兀自开口:“什么?在你们大楚,女方第一次见男方家人,男方家人每人都要给见面礼?”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