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一震,这个事先还未说好呢,刚准备随便编个名字,卞惊寒已先出了声,口气微凉:“你难道不是叫大哥就行?莫不是准备直呼其名?”

    弦音汗了汗。

    想想这话似乎也没毛病,便没做声。

    秦义笑:“对,大哥,大哥就行。”

    秦义介绍完,弦音便对着众人躬身一鞠,算是行礼,卞惊寒亦是颔了颔首。

    而众人并未起身,只是微微点头示意,有些人甚至点头都没有,眼神也并不友善。

    毕竟身份尊贵嘛,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秦义指了一处位置,领了他们兄妹二人去坐。

    在卞惊寒撩袍坐下的瞬间,秦义忽的想起什么,笑道:“只听说一夜之间白头的,还是第一次见一夜之间黑发的,不知大哥有什么秘诀?”

    弦音呼吸一滞,尼玛,忘了这茬儿。

    昨日在双鹿堂,卞惊寒可是一头银丝的。

    转眸看向卞惊寒,却见他不慌不忙,亦是弯唇一笑:“等你几时生了华发,我一定将此秘诀倾囊相授。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秦义亦是无语了片刻,才笑道:“好啊,一言为定哦。”

    也未再多说,起身,回位,唤了春兰、八一八二上菜、上酒。

    因为不同于现代的那种大圆桌,也不是方桌,而是那种每两人一桌的矮条案,所以,菜都是各人一份。

    八一八二负责上菜,春兰负责斟酒。

    太子秦羌坐于最上方,自是从他那里开始。

    春兰端着托盘从弦音身边经过时,弦音刚好起身,准备跟右手边上的秦义说句悄悄话,却不想正好撞到春兰,春兰脚下一踉,手里的托盘没端稳,托盘中的酒壶就直直跌落下来。

    春兰吓住,弦音也吓住,两人都惊呼,好在坐于弦音左手边的卞惊寒眼疾手快,在眼见着酒壶要砸在地上之前,险险地一手接住了酒壶,一手接住了壶盖。

    将壶盖重新盖于酒壶上,卞惊寒将其放于春兰手中的托盘上。

    春兰感激不尽,卞惊寒笑笑坐回位子上。

    弦音眸光微闪,也乖巧地坐好,一副不敢再乱动怕闯祸的谨小慎微模样,心里却忍不住在想,卞惊寒应该将‘还素水’放进酒里了吧?

    众人对这个小插曲也未放在心上,因为注意力全部被上到面前的菜式给吸引去了。

    一碟白煮豆腐,一碟野菜,一碗稀饭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一样,包括太子秦羌面前的,以及弦音和卞惊寒面前的。

    弦音抬手扶了扶额,这秦义真是够了,装穷也不至于装到这种地步吧?

    这厢,秦义已经端了杯盏起身。

    “各位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,你们千万不要见怪,我知道你们平日山珍海味惯了,定是看不上这粗茶淡饭,难得一次请你们上门吃饭,我也不想这么上不了台面,但是,没办法啊,谁让你们的八哥八弟我穷啊,拿不出像样的东西来,你们刚刚喝的那碧螺春吧,还是上次七妹给我的,还有这酒......”

    边说,边扬了扬手中的杯盏:“这上好的杏花酿是一个月前从二哥那里拿的,我都舍不得喝,今日派上了用场。以我现在的状况,一个庶人,穷得叮当响,本不应该贸然请大家前来的,可我想着吧,绵绵这不是有了吗?不管怎么说,她怀的是你们的亲侄子,总得将她介绍给你们认识认识,反正自家兄弟姐妹的,也知道我的状况,断不会嫌弃我的对吧?”

    众人汗。

    卞惊寒手里的杯盏一个没拿稳,酒水撒泼了出来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