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如意客栈出门不远就是一家药店。

    见卞惊寒径直拾步进去,弦音想起自己昨日在这家买雪府水,后来又来卖雪府水的情景,心里不禁暗自庆幸,幸亏自己现在是吕言意啊。

    见他们二人进门,药店掌柜就笑脸迎了过来,问他们有些什么需要。

    卞惊寒一连说了好几味药的名字。

    掌柜连连点头:“有,有,都有的,公子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转身进柜台里抓药,卞惊寒问她:“你要什么药?”

    弦音没有回答,而是追至柜台前直接问掌柜的:“请问,有没有假孕药?就是没有怀孕,吃了以后,探脉搏是喜脉的那种?”

    卞惊寒正扬目看着货架上的几瓶雪府水,眸色微深,突闻此言,愕然转眸。

    正在抓药的掌柜闻言,也回头看了弦音一眼,略带探究,点点头:“自是有,姑娘是要煎的,还是成品药丸?药丸价格略高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药丸。”

    高些就高些,还能高过雪府水不成,她要的是省事。

    “好的,姑娘稍等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。”

    弦音转回身,一个抬眸便直直撞上男人深凝在自己身上的视线,她心口一颤,略作沉吟,刚准备跟他解释一下,对方却已将视线撇开,一副不想与她言语的样子。

    也罢,她也不想多说,免得他又要说她是一个不知礼义廉耻为何物的女人,让她跟管深一样学女诫。

    出了药店,卞惊寒租了两辆马车,他们各自一辆,便出发朝三亭里而去。

    弦音知道,某人是要在马车上配药呢,因为在药店里,他不仅买了药,还买了捣药的一整套器具,包括过滤过的净水,以及装药水的小瓷瓶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三亭里并不远,没走多长时间就到了。

    红墙碧瓦、奢华雅致的高门大院,在或简陋平房、或低矮草房的三亭里特别打眼,而更打眼的是,院门前已经停了不少马车,或豪华、或低调,无一不精致贵气。

    看来那些人不少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弦音从马车上下来,见后面卞惊寒也已下了马车,便连忙笑吟吟过去: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弦音觉得自己叫得可香甜了,不知为何对方却似乎反而冷了几分脸色。

    好在这个男人这般,她已司空见惯,也不放心上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往高院门口走。

    一袭银灰华袍的男人正迎了两个宾客进去,蓦一回头,看到弦音,便喜出望外地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弦音自是也看到了他,“秦义。”

    “绵绵。”长腿迈过门槛,男人大步出来。

    卞惊寒却是突然停在了原地,为入眼的这个男人,也为两人的那一声“情义绵绵”!

    与此同时,秦义也看到了他,面色一滞:“绵绵的大哥,是你?”

    卞惊寒忽的就笑了,呵,冷笑。

    笑完,也徐徐开口:“言意的朋友,是你?”

    其实,他早就应该想到这个女人口中的朋友是这个男人,他只是没想到这个男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传闻午国八王爷坑蒙拐骗样样精通,正事正业一窍不通,坑尽身边人不说,还坑到自己老子午国皇帝头上了,皇帝一气之下,收回八王府,将其贬为庶人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