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一愣。

    这是答应了?

    马上面色一喜,讨巧道:“三亭里。”

    男人闻言,再次眯了眸子,睥睨着她:“三亭里可是平民百姓区,你确定你那朋友的家宴在那里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弦音笃定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敢跟本王玩什么花招,本王就剥了你的皮!”男人睨了她一眼,转身走向房中的衣架。

    弦音挑挑眉尖,自是不以为意,只怕到时他还得感谢她吧?

    男人取了自己的外袍,不徐不疾穿在身上,声音不咸不淡:“本王先得去一趟药店。”

    弦音眼睫闪了闪,去买那个什么‘还素水’的配药么。

    眉眼一弯:“正巧,我也要去趟药店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药店做什么?”男人手中动作微顿,凉凉目光从头到脚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这眼神什么意思?是以为她哪里受伤了吗?

    “买个药,帮别人买的,有用。”

    男人眼波动了动,便也没再多问,将外袍穿好,复又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弦音连忙将门拉开。

    男人走前,弦音亦步亦趋跟在后面,管深和薛富正在隔壁自己厢房的门口,不知在说什么,见到他们两人出来,便都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薛富出声打招呼:“王爷,吕姑娘。”

    管深没做声,几分愤懑、几分尴尬,还有几分不解。

    当然,愤懑最多,他对这个女人可是一肚子意见,而尴尬,自然是那日看到过她的身子,至于不解......

    方才在客栈门口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,他家王爷一句话不说,直接老鹰捉小鸡一样拧了人就上楼,还以为会有一场暴风骤雨。

    看样子,什么都没有,不仅什么都没有,而且,这女人似乎还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看到如此,他心里真是不舒服得很,原则呢?最起码的原则呢?

    越想越气,忍了忍,没忍住,便也开了口:“为了逃走,吕姑娘无所不用其极,怎么又自己回来了?”

    弦音对着他眉眼一弯,璀然笑道:“这不是怕连累了管家大人嘛。”

    管深越发气结,刚准备回她一句“你也知道连累了别人”,话还未出口,蓦地看到他家王爷慑人的目光,吓得连忙噤了嘴。

    “本王出去办点事,不用跟着。”男人沉声交代了一句,便拾步朝楼梯口走去。

    出去办事,不用跟着?

    管深和薛富互相看了看,管深终是追了一步:“那小丫头呢?需要我们去找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男人头也没回,“赌气一次走一次,走一次本王找一次,当本王很闲吗?你们就等在客栈,她爱回不回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枉她这般帮他,他对她就这态度?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弦音是弦音,吕言意是吕言意,在他眼里是两个人,而且,从表面和单方面来看,弦音两次贸然出走的举措,也的确让人生气。

    这般一想,便也不放心上。

    可管深却是汗颜得不行。

    果然这个女人就是个狐.狸.精啊!

    她没出现之前,他家王爷可是火急火燎去找那小丫头,哦,她一来,就外出有事,还不让人跟着,连那小丫头也不管了,爱回不回。

    这,简直了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