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觉得自己几乎是被拧着走的,双脚偶尔落地,还未走两步,又离地被拽起,就连上楼梯时亦是。

    因为她整个人的重量都在对方攥着的她的衣领上,这动作无异于封喉,又加上自己口鼻上掩着一块面巾,别说开口说话了,她是连呼吸都呼吸不过来。

    直到拧着她进了厢房,“嘭”的一脚将门踢上,她才被放下来,然,对方攥在她衣领上的大手却并没有松开,而是将她直接抻在了门后面。

    见男人面色肃杀、眸中寒气昭然,一副下一刻就要五指一收,将她的颈脖掐断的样子,弦音吓得连忙吃力开口。

    “王......王爷,别冲动......千万别冲动......我有.......我有非常紧急.....紧急的事情要跟王爷说......”

    男人一直没有说话,薄唇紧紧抿成一条冰冷的直线,手中劲道松了几分,却依旧还是没有拿开。

    少了禁锢,弦音先深深地呼吸了几下,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王爷能冒充一下我的大哥吗?就一天,不对,就半天。”

    男人微微一怔,似是不意她突然说这个,眸光轻凝,冷声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,我有个朋友,让我参加他的一个家宴,我没怎么见过世面,一人参加有些害怕,能不能请王爷陪我一起?”

    男人轻嗤: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凭王爷是王爷呀,因为他的家人也都是王爷公主,我怕我不懂规矩礼仪,一不小心冒犯到他们......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未说完,就被男人打断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他的家人都是王爷公主,我怕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的朋友是谁?”话再次没说完,再次被男人打断,目光如炬,凝着她。

    弦音也没有正面回答,只眉眼一弯:“王爷去了自然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又想耍什么花招?”男人微微眯了眸子,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:“你能有这样的朋友?还能参加他们的家宴?”

    一副完全不信,也不屑的嘲弄之态。

    “信不信由王爷。”她也不想多做解释。

    “如果本王不去呢?”男人问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只能去找别人帮忙,告辞。”说完,作势就要挣脱他的手转身开门。

    却是再一次被他扯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就想走?本王还有很多账没有跟你算呢!”

    “那也请王爷行行好,高抬贵手,暂时放过我,回头我再负荆请罪,前来让王爷算账,我真的来不及了,那些人身份何等矜贵,总不能让他们等我吧?”

    弦音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男人没做声,一副怒气难消、不发不快之姿,弦音硬着头皮小声提议:“如果王爷怕我言而无信,那就当我大哥好了,如此一来,我就在王爷眼皮底下,也跑不掉对吧,等宴席结束,王爷再清算我欺骗管家、贸然出逃的账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帐何止那一笔!”男人咬牙。

    弦音却并不以为意,“那就到时一笔一笔算,我现在真的没时间了,恳请王爷理解,求求王爷了......”

    弦音可怜巴巴、合掌作揖。

    男人冷默了好一会儿,才将她松开:“宴席在哪里?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