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“三爷......”

    “王爷......”

    见其咳得突然,又咳得厉害,李襄韵跟管深,还有薛富都慌忙起身。

    弦音怔了怔,见他咳得原本白璧的俊脸都红成了猪肝色,额上更是青筋突起,大手捂着胸口还没有停下的意思,她眼帘颤了颤,也赶紧上前端了给他倒好的那杯水递给他。

    卞惊寒瞥了她一眼,伸手接过杯盏,饮了一口,喘息问她:“雪府水呢?”

    弦音一时没听清楚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雪府水,”边上李襄韵已经着急地帮卞惊寒开了口,“就是白日那瓶雪府水呀,王爷是内伤发作了。”

    雪府水?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将它卖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她就感觉到了几人吃人一般的眼神齐齐射过来,特别是卞惊寒,那简直是......

    “你将它卖了?”问她,满眼的难以置信,当然,也满眼的阴霾聚拢。

    弦音咬着唇,点点头,小声嘀咕解释道:“王爷不是不用吗?所以我就......”

    “聂弦音!”也不知是方才咳嗽咳得,还是气得,卞惊寒胸口起伏得厉害,“满脑子铜臭,你怎么不将自己给卖了?”

    “自己已经卖了不是,卖给三王府了啊,所以,才是王爷的下人。”弦音低着脑袋嘟囔。

    卞惊寒:“......”

    其他三人亦是无语得厉害。

    死一样的沉寂。

    卞惊寒再度开了口:“知道本王为何不用你那药?”

    因为你要秀恩爱呗!

    弦音抬眸,摇头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那药......”

    定然是某人给的。

    “你那药定然是你偷的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偷?这帽子扣得......

    平白如故被冤,她也是气结:“我买的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轻嗤:“你可知道一瓶雪府水多少银子?你身上又有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弦音呼吸一滞,艾玛,忘了这茬儿。

    的确,她身上大概有多少银两,他是有数的。

    怎么办?难道告诉他,她用五十两银票将他留给双鹿堂的五百两银票换了下来?

    不行,已经说她满脑子铜臭,这般说,只会火上浇油,作死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算了,我实话说了吧,别人给我的,这几日我遇到了一个人,一个好人,他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似是又猛地被什么呛住,“咳咳”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襄韵见状,连忙自袖中掏出白日的那个小瓷瓶,倒出一粒药,送到他的唇边,对,是直接送到唇边,而不是递给他手上,“三爷快服下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没有接,哦,不,接了,只是没有就势用嘴,而是拿手接过,也未立即吃,止了咳,便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都回房吧,本王没事,服完药调息片刻便无碍。”

    三人虽放心不下,可见他如此说,也不好坚持,便纷纷行了礼告退。

    弦音不知自己该跟他们一起,还是应该留下来,犹豫了一瞬,觉得还是请示一下:“王爷,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弦音怔了怔。

    好吧,至少这次没有用滚。

    鞠了身,赶快遁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翌日清晨。

    卞惊寒坐在桌边正准备用早膳,门口突然传来急急的敲门声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