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?

    弦音一脸懵逼,他在问她?

    “我吗?”她指指自己。

    不是只要管深懂了就行了吗?

    当然,她是女子,按照他们的规矩,也是应该学习这些东西,只是,那也不急,她还只是一个孩子不是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你!”男人目光如炬,凝着她。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敢情不是让她跟管深一起学习,就是借管深之名,故意让她学这些,又或者生她气找她茬儿。

    心念略微转了转之后,遂讪讪一笑:“我还小,没听太懂,要不,就麻烦管家大人再说一遍,说得再清楚明白一些?”

    管深汗。

    他哪里说得不清楚明白吗?

    心好累,嘴也累,他能不说吗?

    “聂弦音!”男人“啪”的一巴掌拍在桌面上,吓了弦音一跳。

    “信不信本王现在就把你从窗户扔出去?”男人咬牙,声音从喉咙深处出来。

    弦音眼睫颤了颤,心尖也跟着抖了几分。

    她当然信,今日在双鹿堂,一张软椅,一张躺椅,都被他一掌报废,她都怀疑他是不是有暴力倾向。

    只是,她很懵啊,她的话没毛病吧?

    “我的确没怎么听懂,王爷不是曾经教导过我,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,不懂就要问吗?所以,我才......”

    “滚!”男人猛地拍案而起,扬手直直指向门口,声音微嘶。

    弦音再次被他吓住。

    管深亦是。

    只是,他同样没太明白这个男人生气的点在哪里?

    不是在惩戒他吗?怎么搞搞搞搞,搞到这小丫头身上了?

    小丫头也是倒霉,从双鹿堂开始,就一直被这个男人发火,虽然她耍小性子,私自离开仙居屋,才惹来了这样一场纠复,的确有错,但也不至于这般没完没了吧?

    都是那个女人!

    对,就是那个叫吕言意的坏女人彻底影响了他家王爷,之前,他可不是这样对这丫头的,之前他们两人之间的那些微妙,别人不知道,他可是清楚得很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......现在都变了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男人分明就是看这丫头哪哪儿都不顺眼,故意找她茬儿啊。

    看到小丫头吓得小脸都白的样子,他心头微叹,他也爱莫能助啊,谁让他将那坏女人给看丢了呢,自身难保呢。

    这厢,弦音也未多做逗留,反应过来后便对着卞惊寒的方向快速一鞠,大步流星朝他所指的门口走。

    让她滚,好,滚就滚,她喜闻乐见!

    只是......她似乎好像过来就是为了讨好讨好他,让他不再生她气的吧?

    怎么搞到最后,反而让他怒气更甚了呢?

    哎,可惜了那个面人,和她的二百二十两银子咯。

    不行,趁这雪府水还没买多长时间,她得赶紧去药店倒卖了,银子在手,什么都有,比人可靠多了。

    弦音离开后,管深就如跪针毡了,拿着书跪在那里,不知该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是继续自己拿书学习呢,还是开口询问男人,就蓦地听到男人一声冷叱:“滚回你自己的厢房去跪!”

    管深一震,反应了片刻,心头一喜,如蒙大赦啊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爬起来便仓皇逃窜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