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见弦音又兀自朝后翻过一页,管深真是汗哒哒啊。

    本来,让他学习女诫就已经够让他汗颜的了,毕竟他一个大男人,让他学这女人的东西,他心里总觉得不是那么个滋味,可,如果对他的责罚,就只是罚跪两个时辰,以及学习这个东西,他又觉得很幸运很幸运了。

    然,这个小屁孩讲的都是些什么啊?

    没吃过猪肉,却也见过猪跑,虽自己没有专门学过女诫,却也很清楚女诫上面讲的是些什么,跟她这说的风马牛完全不相及啊,不仅不相及,应该说是完全相反好吗?

    略略抬眼,偷偷睨向坐于桌边的男人,见其神色不明,他便也只得低了脑袋不做声。

    弦音继续。

    第二章讲的是夫妻之道,前面她看看觉得还不错,说丈夫要贤德,妻子要贤惠,不然,丈夫驾驭不了妻子,妻子侍奉不了丈夫。

    可看到后面,说现在的书都是注重男子的教育,要男子贤德,殊不知丈夫是主人,怎么能不侍奉?所以,女的才更要教育。

    尼玛,反正就是丈夫是主人,妻子侍奉丈夫天经地义,是这样吗?

    这一章下面有三幅图,一副丈夫贤德给榻上病妻送药的图,一副妻子贤惠侍奉丈夫伺候其洗脚的图,一副女子在学三从四德的图。

    弦音略一思忖,便开了口:“方才第一章讲的是不能重男轻女,现在这第二章讲的应该是男女平等,丈夫可以伺候妻子喝水,妻子也可以伺候丈夫洗脚,然后,不能光男人上学堂学本领,女人也可以上学堂识字。”

    管深再次无语。

    “聂弦音!”卞惊寒也终于忍无可忍出了声。

    弦音眼睫一颤,敛了敛心神,她回头,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是不是说错了?”

    卞惊寒抬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,真恨不得上前一把掐了她,让她给他装!

    “直接看第四章,妇行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弦音点点头。

    将书翻到第四页,字字入眼。

    刚准备又胡说一番,卞惊寒的声音再度响起:“想你看图的水平也就那样,狗嘴吐不出象牙,管深,这一章你自己大声读出来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了汗,心里嗤道,你倒是嘴里给我吐个象牙看看。

    将书递给管深。

    省了她还得绞尽脑汁胡诌。

    管深汗涔涔接过,看了几眼后便硬着头皮朗声读出。

    “妇行第四。女有四行,一曰妇德,二曰妇言,三曰妇容,四曰妇功。夫云妇德,不必才明绝异也;妇言,不必辩口利辞也;妇容,不必颜色美丽也;妇功,不必工巧过人也。清闲贞静,守节整齐,行己有耻,动静有法,是谓妇德......”

    “告诉本王那是什么意思?”卞惊寒将他打断。

    管深抿了抿唇,开始解释。

    “大概意思就是说,女人有四行,妇德、妇言、妇容,妇功。不一定要聪明绝顶,不一定要伶牙俐齿,不一定要打扮得漂亮,不一定要有过人的手艺,但是,一定要谨守节操,有羞耻之心,举止言行都有规矩......”

    “懂了吗?”卞惊寒忽的转眸,直直问向弦音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