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回头,见管深竟不知几时已经跪下了,弦音心里一叹,不情不愿地伸手将那本书拿起来。

    目光触及到扉页上的书名时,她差点一口气没抽上来给呛住。

    女诫!

    难怪方才这个男人说,女子无才便是德,很多女子不识字,所以这书是字画版的,原来是专门给女人看的《女诫》。

    对哦,这不应该是给女人看的、教女人规矩的吗?

    用这个教管深?

    虽心中疑惑,却也不敢多问,因为在卞惊寒眼里,她应该只认识“女”字,“诫”字他还未教过她。

    装作若无其事,她边翻开第一页,边走到管深的面前。

    弦音个子矮,管深虽跪着,不用专门抬眼便能看到她手里的书。

    当看到封面上那龙飞凤舞的《女诫》二字入眼,管深可没像弦音方才那般忍住,而是直接被自己的口水呛住,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弦音抬眸睨了他一眼,自是知道他为何如此。

    管家大大,对不住了,都是因为我,才害你罚跪,还让你一个大男人学这什么劳什子《女诫》。

    心中不免生出几分歉意,却又有些想笑,强行憋住,弦音继续垂眼。

    还真是图文并茂啊!

    文自然是文言文。

    一看到“汉班昭、曹世叔妻,徐令彪女也,早寡......”,弦音头就大了。

    读书的时候,最讨厌这种文言文了,好在自己在现代写的都是古代言情,有跟度娘了解过《女诫》,大致讲的是什么,她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第一页就是介绍女诫七章的由来。

    只是,这些要让她怎么说出来呢?

    难道就直译,汉朝有个女的姓班名昭,是曹世叔的妻子,也是徐县县令班彪的女儿,早年守寡?

    可她不识字啊,看图说话,图上就只是画了一个女的,既看不出姓班,也看不出名昭啊,更看不出是谁的妻子谁的女儿......

    算了,反正重点是后面的七章,这创作背景随便说说就好了吧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她清清嗓子,“就是有个女子,有个女子.....第一页就是说,这本书是一个女子写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将第一页翻过。

    管深:“......”

    弦音继续。

    可她发现自己无法继续。

    因为第一章她就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卑弱第一,讲的就是女孩子出生多月,就让她躺床下,给她纺锤和砖石,躺在床下,以表明她的卑弱、地位低下;而给她纺锤砖石,以表明她应该勤劳晚睡早起地干活,要忍辱负重、要谦虚恭敬......

    尼玛,简直了!

    男人是人,女人就不是人了?

    好在她反正不识字,看图完全可以瞎说。

    她“嘶”了声,皱眉,做冥思状,然后嘀咕:“图上画的是一个女婴躺在床下,女婴旁边放着纺锤和砖石.....”

    随即恍悟:“懂了,就是说,不能重男轻女,就算生了女儿,也要好生将养,给她玩具任她玩耍.....”

    说完,又兀自嘀咕:“只是,这纺锤当玩具还好,砖石会不会太重了点,这么小的孩子玩得动吗?”

    管深:“......”

    卞惊寒:“......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