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深更是抬手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。

    送礼收礼的,他见过不少,这威胁人家收礼物的,他还真是第一次看到,而且,如此口无遮拦,说得如此恶毒,竟然连扎小人都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预见着某人势必要大发雷霆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,某人竟没做声。

    弦音又将背于身后的另一只手拿出来:“这个总不幼稚吧?”

    小手摊开,掌心一个瓷瓶静陈,瓶上有字:雪府水。

    三字入眼,卞惊寒眸光一敛,他会医,自是知道此雪府水是何物。

    是药,治内伤的良药,因为奇效,所以价格也不菲,这样一小瓶,至少二百两银子以上。

    她哪里来的这种药?

    如果没记错,就算加上他早上给的五十两银票,她身上最多也不会超过百两银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他问。

    或许只是用了雪府水的瓶子,装的是别物。

    “雪府水呀。”也不等他接,弦音将小瓷瓶也放到了桌上,就放在那个面人旁边:“王爷会医,想必应该知道此药水,听说是治疗内伤的好药,王爷今日救我已受伤在先,后又跟那个赖皮的男人交手那么久,双方都有所伤,所以,我就想着将这个送给王爷,王爷应该能用得上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花了她二百二十两银子呢,虽然说,羊毛出在羊身上,花的也是他的银子,但是,她还是肉疼得厉害,不过,想到要让他消气,她只能割肉了。

    面人虽意义比较好,却终是太过便宜,所以,她才一颗红心两手准备,买了两个礼物,一个贵在意义和用心,一个贵在价值和实用。

    她不懂医,是药店里的人说这个治疗内伤最有效,也最有名,连着三个药店都这样说,却只有一个药店里有,很珍稀,她就买了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个男人是什么表情?

    正疑惑间,门口骤然传来敲门声,李襄韵笑着走了进来:“大家都在啊。”

    一直走到卞惊寒和弦音旁边,刚准备将手里的一个小瓷瓶递给卞惊寒,视线所及之处,便看到了桌上的那瓶雪府水和一个像极了某人的面人。

    李襄韵眼波微动,怔了一瞬,旋即弯唇一笑:“我还想着送些内伤药给王爷呢,看来,不需要了,王爷这里都有雪府水了,别的药定然也用不上。”

    弦音抿了唇,未做声。

    让她特别意外的是,卞惊寒竟然朝李襄韵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觉得吃惊的,不仅仅她,管深亦是,就连李襄韵自己也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这个只是普通的治内伤的药......”边说,边有些不确定地将手里的瓷瓶递给他。

    卞惊寒接过,当即拧了瓶塞,倒出一粒,送入口中,李襄韵见状,连忙提壶倒了一杯水给他,他再次接过,饮了一口,咽下。

    弦音眼帘颤了又颤,胸口也是起伏了又起伏。

    尼玛,这是不屑用她的药,还是怕她的药有毒?

    她那般费尽心思,他就这样当面打脸!秀恩爱也不带这样秀的吧?

    不要拉倒!

    她再打折卖回去,少说一百两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什么也未说,她伸手将那瓶雪府水拿了回来,对着两人微微一鞠:“若没什么吩咐,我就先行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刚准备转身,就听到男人声音沉沉而来:“自是有吩咐。”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